匿名發問2021 年 01 月 16 日 6:01 AM

1995

在崩潰前往死亡的路上,我孤獨一人,不敢撥打1995求助,因為我怕電話那頭的人,跟醫院急診人員一樣、跟處理我性侵案件的警察一樣、跟負責我的社工一樣、跟第一次幫我諮商的諮商師一樣,都是把我推進更深的深淵

72820
胡智淵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胡智淵2021 年 01 月 16 日 7:57 AM

辛苦囉⋯感覺這一定讓你很恐懼又痛苦⋯或許您可以聯絡家暴及性侵害防治中心,那邊的社工和心理師應該比較了解怎麼樣協助你恰當。為你祈禱慢慢渡過這個痛苦的過程,重獲新生!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16 日 3:14 PM

清醒的時候一直不斷落淚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16 日 3:26 PM

朋友的關心電話我不敢接,怕到手在抖,心臟好像要跳出來⋯自己的影子不像自己的影子⋯

蓓蓓2021 年 01 月 17 日 1:08 PM

真心為你祈禱!(抱(

匿名2021 年 01 月 17 日 1:12 PM

雖然不認識您,也無法完全體會您的感受,但我相信您一定很難熬很痛苦,您有勇氣面對警察、社工、諮商師,真的很不容易,很棒,您可以再給自己一些機會,希望您能挺過黑暗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17 日 1:25 PM

我假裝自己很好,以為這樣會更好,但這樣讓我很痛苦,好像無法呼吸,感覺身體要停止運作,要讓我停止活著

匿名2021 年 01 月 17 日 5:43 PM

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您可以參考看看也可以不接受,當您假裝自己很好,但其實您心裡並不真的覺得好,那麼您可能是在否認真實的自己,所以真實的自己可能覺得被忽視了,身體才有想停止運作的感覺,您可以繼續找找專業人員的協助,很勉強就休息一下再出發,深呼吸幾次,珍惜自己,自己很重要,我並非專業人員,也怕自己的留言不恰當,只是希望您能發現自己心中除了痛苦還有勇氣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18 日 6:43 AM

謝謝你們

val2021 年 01 月 18 日 11:46 AM

很辛苦,一定非常悲傷。真心期望你能好好的。保重自己。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18 日 1:29 PM

謝謝你,今天情緒有比較平靜了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18 日 1:30 PM

謝謝你們透過這個平台給我溫暖,讓我可以撐到下一次諮商

Zero + Who am I2021 年 01 月 18 日 3:19 PM

悉怛多鉢怛囉,嗡嘛呢悲美吽

Joy2021 年 01 月 21 日 10:38 AM

我也覺得很多諮商師跟社工師很爛,敏銳度跟同理心都不夠,說一些膚淺的話,盡是在我們的傷口上撒鹽。諮商師跟社工都這樣了,更不用指望警察跟急診人員。但還是有很好的身心科醫生跟諮商師,要不斷去找,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醫生。中間碰錯了醫生,被傷害到,也絕對不要覺得是自己的錯,因為那都是他們的問題!你經歷過這樣的事情,心理一定很難受,希望你能找到一個適合自己醫生,希望你能夠走過陰霾。為你祈禱。

匿名2021 年 01 月 21 日 11:13 AM

我和先前的諮商師也沒有很合,大概有諮商11次左右吧,曾一度懷疑自己到不行,但後來看到有網友分享,自己憂鬱症兩三年逐漸平穩走出新生活,他也是換了好幾個諮商師,才覺得我可以再試試看其他的諮商師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21 日 2:26 PM

我在社會處社工安排的糟糕諮商過後,反而出現更焦慮崩潰的情況,還好後來自己有找到合適的諮商師,也謝謝我的諮商師總是在諮商過程中給我很大的支持,但有時候情況糟的時候,一週一次的諮商感覺不夠,又或者突然被一個事件觸發之後,會找不到可以支持我的人,謝謝有你們的留言讓我感受到被同理和被支持,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改變這些爛事爛人,讓以後性侵受害者不用遭遇到如此糟的對待,畢竟有時候願意求救都已經耗盡全力了⋯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21 日 2:35 PM

目前的我在公司很自動的被切換成一個正常人,知情的朋友來關心我,我確不敢接電話或回覆訊息,或者無法多談,謝謝你們聽我說

匿名者2021 年 01 月 23 日 6:19 AM

感覺你滿會觀察自己的狀況的,真的很不簡單。慢慢地吧,不要給自己壓力,這裡可以留言也可以抒發不好的心情,希望你可以稍微感到安慰一點。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25 日 5:38 AM

謝謝你,生活中大家都裝作好像很關懷我,會陪伴著我慢慢恢復,但每一個安排都感受到他們在催促著我,嘴巴上說著他們能理解,實際作為完全不同,這讓我放棄現實中和其他人連結

匿名者2021 年 01 月 27 日 12:26 PM

或許目前真的很難相信別人吧,雖然希望能被理解與支持,但同時感到很不舒服與痛苦。我試過這裡的線上傾談,本來覺得文字怎麼可能有幫助,但心理師有讓我感到被陪伴。之後我也因此試了面對面諮商,對我確實有幫助。或許文字的陪伴對你來說可以少一點刺激與壓力。希望你保重。

原發問者2021 年 01 月 27 日 3:04 PM

應該真的就像你說的,文字反而多了一些輕鬆,同是關注心理狀況的大家回覆更讓我感受到支持,謝謝你最後一句話,我會試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