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0 年 10 月 17 日 01:08 AM

人際中放過自己

那些我還很想念的人們,無論是心理師,還是朋友,我很愛你們,你們對我很重要,只是已經只剩回憶的攪擾 並且對他們似乎不痛不癢,這種不平衡的關係,我不但感到不甘心,更大的問題卻是因為不允許自己有這樣的情緒,無法放過自己。(我似乎只有討厭自己的能力)

1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