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4 年 6 月 1 日 10:32 AM

輕躁症與現今精神科患者的處境之提問

躁症的人會有病識感知道自己正處於躁期嗎? 我在15歲開始反覆鬱症與飲食失調症之後,有bipolar的診斷至今長達將近三年。 一段時間是bipolar II,一段時間又變成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最近半年又變成other bipolar disorder 。 而我最近一個月的一些舉動讓我懷疑自己是否又進入躁期(輕躁),可是又轉念一想如果真的是的話我應該不會有病識感吧?不太知道到底怎樣才是正確觀念。 最近的狀態變化如下... 情緒:我有感覺到最近的心情比以往更容易感到輕飄飄的愉悅感,但不確定那是否是異常高漲 睡眠:因為醫生開給我的睡前藥我都有吃,出於藥效我都還是會正常睡覺,不過偶爾有幾次偷偷丟掉藥物不吃的幾個晚上確實到了清晨快五點我才入睡並且只睡了三個小時。 思維:講話語速我沒有特別注意,但思維想法的確是多了很多(刺青想刺的圖一個還沒討論完就又有另一個、藝術創作跟工作生產力爆發) 4.行為:衝動性過度消費(一次就是好幾千甚至一萬三)跟到處危險性行為確實有增加不少 5.社交:以前參與社交活動後會感到沒有能量需要大量休息,最近卻不需要而且樂此不疲。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只是狀態比較好還是真的有輕躁,但我也不敢問我的主治跟心理諮商治療師,我怕他們覺得我想太多。而且我也怕提出之後主治加重我的抗躁劑劑量會讓我心情不再那麼好那麼愉悅輕鬆有自信,我覺得這種感覺很舒暢不想失去這種感覺,而且這種狀態下工作效率也很高。所以讓我不禁又想問:如果輕躁並不如狂躁那樣巨高危險性與高風險,那為什麼不能讓它就這麼存在而是需要提出與治療呢?如果不治療會造成怎樣的後續發展? 還有就是,因為我的公司上層發現我過去幾年曾經因為精神科問題而影響到工作(如:突然要去急診打針無法如常教課、臨時需要住精神科病房而無法參與教育訓練),因此在前段時間特別提醒我不能再出狀況否則不會再給我教課,讓我感到有點無力。我能理解公司的考量與他們可能需要承擔的風險或虧損,但站在患者的角度又何嘗願意當個這樣的員工呢 我想問的是,假如生活條件(經濟條件困難或者其他壓力因素)不利於精神科患者就醫(看診或急診或住院,那麼這社會上有什麼能夠提供這個族群一些幫助的嗎? 謝謝看到這裡的人,最後一個問題:有可能輕躁的期間同時也感到想死嗎? 我生活現在有不少壓力讓我很想逃避,我想逃避的方式就是住進精神科病房與外面的社會隔絕,但我知道目前的狀況不論是工作還是學校還是家庭都不允許,這讓我很不知該如何是好。畢竟住進精神科病房不代表我真的不用面對,暫時的隔絕卻還是要在出院後面對,但我很清楚我再住院的話,出院後,我就會失去工作失去學籍了,這幾年住了八次了我老清楚了🤡

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