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4 年 4 月 13 日 5:37 PM

也許未來有一天我能忘,但我不知道要等多久

我在這留言已經是嘗試了許多其他方法 我試過大量心靈成長與心理學書籍和影片,學習靜心,學習禪定,研究瑜珈和佛經,研究超自然現象,也曾經在精神病院有過空無的體驗 我以為隨著時間能夠逐漸淡忘 但這已經困擾了我12年至今 像是有一條蛀蟲在我腦子 巴不得拿電鑽把他挖出來 當兵之前我有一個很喜歡的女生 我們在同一個夜市的不同攤位工作 那時我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聊天 有時候還會聊到天亮 每次聊完總會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 是真的感到輕飄飄的不光是形容而已 彷彿在這個孤單冰冷的世界還有一個跟我一樣的人在傾聽彼此 我們都是左撇子 似乎很多事就是那麼巧 他說他很沒安全感 我也很沒安全感但不想讓他知道 所以有時我會故意不打給他 或是在外面故意跟其他女生很近的合影假裝不經意在臉書上讓他看到來試試他的反應是不是真的在乎我 後來我也有告訴他那沒有什麼 直到有次我跟他聊天時有其他合照時不重要的人打電話來讓他誤會 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聊天聊到很晚 雖然每天都碰得到面 但實際一起出去只有看過一次電影 到現在我還記得電影的名稱及戲院 當時還飄著雨 不久我跟他說要去當兵回來開始拼事業 以後沒辦法跟他常常碰面 他說當完兵還是可以碰面 原本或許是有意願等我的吧我想 但我就不是一個容易誠實面對自己感受的人 表面上我說不想耽誤他時間畢竟那時候要等就要等一年 實際上真的真的很想他 當兵期間一方面很想他一方面又說我又說先不要再聯絡一直不斷掙扎拉扯 簡直像是要把心撕裂一樣痛苦 有時候還會傳胡言亂語的簡訊給他 多半是透露出我的不安 後來也覺得自己這樣有點糟 這也表示我對他說的話不信任 所以就隔很長的時間沒有再跟他聯絡 直到當兵放長假回來的某個晚上打給他 他說他已經有男朋友了剛在一起沒有很久 我說可是我也很喜歡你 他回說以為當時我是在開玩笑隨便說說 後來電話就掛了我已經記不得是誰先掛的 然後我退伍之後還有再嘗試打給他 他推託了一些事就掛了 後來就沒有再接 我也再也沒有跟他聯絡了 如果要問我現在喜歡他嗎 不斷追問自己一定要選我會回答沒有 回想起來 甚至會覺得我也許從沒有真的那麼喜歡他 但無法否定他是曾經重要而且很難忘的人 或許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再找一個真心相愛的伴侶 但我沒有辦法 彷彿對一切都提不起勁 我覺得可能還要承受一次那種痛苦與付出的精神太過於巨大 另一方面我也覺得 是因為自己故意用不重要的人來試探才產生誤會的開端 對於自己幼稚與惡劣的舉動 我幾乎已經無法在跟其他異性建立起互相吸引的關係 我分析可能是對我自己的贖罪 我沒辦法原諒自己 或者我其實希望能以保持跟他分別的狀態再跟他相遇 讓他知道我已經不再一樣了 多年過去蛻變成一個懂得如何去愛與信任他的人 並且只會為了某個重要的人才去做特別的事 我花很多時間面對自己的感覺與坦誠 但令我感到心動的對象已經不在了 拿程式來比喻我覺得自己好像陷入某種bug 腳本要執行的對象不見了但腳本卻沒有辦法終止 即便如何隱藏這個腳本依然還在持續運作 以一種及其細微卻又難以消除的方式嗡嗡作響 就這樣持續了12年 我最近又下意識看他的臉書 我很想跟他聯絡 但這麼多年過去 我早已經不再是原來的我 而他也不再是原本的那個他 我無法忘卻的對象已經變成了一個倒映 我一直在思考是不是還有一種現在的我們又能重新相遇的可能 我昨天經過他家附近的鬧區順便逛了一下街 或許仍然抱有一絲絲期待能遇見多年未見的他 我的眼神不斷掃視著看起來像他的身影 但真的看到神似之人我卻發現自己能做的只有避開四目相對裝做若無其事 我也沒有辦法想像如果在哪些場合真的巧遇我能說些什麼 甚至不確定會不會有對白 或許甚至根本不會認出彼此 我不覺得這個問題有辦法被任何形式的治療 但我仍然在尋找可能解決的辦法 在這件事情上我認為如果我沒有被救贖 這個倒映會跟著我一輩子 或許真的只能這樣帶著他直到死去的那天

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