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4 年 3 月 14 日 4:44 AM

永遠無法和解的痛

在我國二的時候, 我發生了一件人生最大的創傷。 我有哥哥跟姐姐,大我很多歲 我從小跟哥哥關係就不太和睦,但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那一年,我哥哥是一個在地方私人宮廟的乩童,會有神明上身那種的 我還記得那一天,是我小學同學來我家玩,玩了一會兒就離開了 到了傍晚的時候,我爸爸說他的幾千塊不見了。 我隨手指一個櫃子,問「那裡找過了嗎?」 沒錯,好死不死就在那裡, 但我真的是隨手一指,因為那櫃子很大,很顯眼,根本沒有思考的就指向那邊 後來我哥哥就跟我爸媽說了悄悄話, 他們就帶著我準備前去哥哥當時待的宮廟 我當時還不知道,最痛苦的事情要發生了 到了那間宮廟以後,有一群很像群魔亂舞的人,閉著眼睛走路搖晃, 蠻多人在那邊問事的,當時我也沒想太多 就乖乖在旁邊等 後來輪到我了(我其實原本以為我爸媽單純帶我去) 那個女的就說 「妳為什麼要偷錢?」 我傻眼了 我看到爸媽憤怒的表情,以及哥哥冷漠的眼神,恨不得殺了我一樣 「妳再說謊嘴巴會爛掉,妳這樣我要報警抓妳」 我當下真的沒辦法反應,畢竟才13、14歲而已,我只是被嚇到哭而已,什麼都說不出來。 後來就開始燒化符水強行灌入我的嘴裡,並且開始一頓羞辱,不管是肢體還是言語。 是,我爸媽選擇相信我哥哥所謂的神明, 因為神明說我偷錢,他們就相信神明,相信擲出來的聖杯, 不相信養了14年的女兒 但我真的什麼也沒做。 我當下一直哭,那感覺很痛苦,好像溺水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爸媽要這樣對我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神明要說我偷錢 經過一頓慘打後,回家繼續審問 媽媽說,她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小偷, 如果我再這樣,她會殺了我。 爸爸帶我到我們家供奉的神明面前,擲筊,聖杯。 我還是堅持說我沒有做 我爸爸說:那為什麼神明會說有? 後來,這樣的事情不是只發生一次 我的青春期,就在滿滿的虐打與羞辱 以及痛苦、想死,還有精神症狀中度過。 直到上了高中,我才好像被高高在上的他們原諒一樣 但他們似乎永遠不會意識到自己的錯了 到現在,我成年了 我還是一樣,遊走於精神科診間 針劑、藥物、診斷證明,還是塞滿了我 別人累積的是學歷和履歷 我只有越來越多的病歷。

7543

AC.2024 年 3 月 14 日 2:34 PM

就像今天甜蜜的情人節,還是有人在痛苦著。真的 辛苦你了,這段療癒的道路上,只有自己能陪伴自己,陪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好起來的自己。☁️

林甄君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林甄君2024 年 3 月 15 日 1:44 AM

Hi~ 看了你的文字,覺得很震撼,這麼多年過去,你描述這件事情就像剛發生一樣的清晰,可見那樣的傷有多深、多痛,我似乎看到一個人,全身是傷,體無完膚,淌著鮮血在我面前。 不知道你說遊走在精神科診間,是否曾經尋求心理治療的協助,家庭對你造成的傷害與影響,應該不是一次談話可以處理完的。 如果你願意,建議至少給自己六到八次(或者至少持續半年或更多),尋求專業協助,針對家庭議題、針對這個傷,好好的晤談,讓這個不停流血化膿的傷,有機會被上藥包裹,才能癒合結痂。我也相信有些傷害是難以抹滅,傷疤可能是一輩子的。但至少透過專業晤談,可以梳理這些混亂的情緒與經驗,至少可以止血,至少痛可以減輕一點,而你透過晤談,也能開始長出力氣,找到新的觀點面對家庭,你也值得過更好的生活。

阿莉2024 年 3 月 16 日 12:32 PM

不被相信真的是最殘忍的事了,這種痛真的太難受了!委屈你了,即便是一家人,有著血緣或許也不一定是最親的!你需要的只是認識更多人、找到那個能懂自己的人,或許…他們也在等著這樣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