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世界路人丁2024 年 1 月 17 日 12:07 PM

即將終止的諮商

這是我第一次諮商,與諮商師也配合了很常的一段時間 ,突然間要告別 沒想到如同分手一樣的痛苦傷心 ,本來也在慢慢消化別離帶來的無助痛苦傷心覺得似乎自己還可以為自己做些甚麼,但當其他社會工作者的無心言論,似乎忽然讓我清醒 瞬間崩潰,即使查看了許多相關個案諮商終止結案的資料,也幫助自己如何面對即將結束的關係有什麼可以詢問有什麼總結的 .....但目前只要聽到關鍵詞 結案 終止這類的還是非常的絕望痛苦 一直抽離不出來 甚至完全沒動力去工作,身體也不知道為何的很不適最終還掛了急診... 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很脆弱 無助沒希望的感受很沉重。 其實這部份也有與諮商師討論到這件事 ,一直以來我似乎讓諮商師認為,我不是很想來諮商 每週的面談是否會有壓力,但其實我從來沒想過這些 也不知道為什麼讓諮商師有這樣的感受,也許這段時間來,我的認知諮商就是分享所有我覺得很重要的事給諮商師,變成不斷的在丟問題出來,殊不知我可以一起討論探討問題 ....現在想起來 真的很混亂不知道如何才好

2.9 k8
蔡琳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蔡琳2024 年 1 月 17 日 1:22 PM

你好,其實看到這一段文字裡有很多真實的感受。雖然還有些片片段段、一點點破碎,可是也讀到了在諮商室外的你其實已經生成了一些其他對於諮商時間和諮商師這個人的想法與感覺,或許這些突然的發現、意外與錯愕、不知所措、看到還有不同的相處方式等等的內心話,可以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你與諮商師更認識彼此,透過和這位要道別的諮商師聊聊這部分(或者是看看有無談話機會再把這部分做澄清),或許會看到接下來還有一起合作的方向,也或許可以讓道別更完整一點。如果以上都不可行但感受到內心依然混亂,這些常會出現在道別時的感受,也可以再找其他資源整理。祝福你。

原作者2024 年 1 月 17 日 1:28 PM

謝謝醫生的回覆 可是我可以如何認識 因為諮商師也有提及到因為我的狀況,似乎容易找不到適當恰當的時間建立關係 也許就是更認識彼此 原來諮商不只說出問題認識自己還可以藉由認識他人來反像認識自己..

蔡琳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蔡琳2024 年 1 月 18 日 5:20 AM

如果已經有諮商師的話,例如這些你思考過的和突然有的新發現可以試著在諮商時和諮商師討論,如你自己所說的諮商時的相互討論、合作並一起發現,便可以是「認識」的過程。

: P2024 年 1 月 18 日 2:41 PM

是心理師不是醫師==

原作者2024 年 1 月 18 日 2:41 PM

其實也都是醫生啦🤣

: P2024 年 1 月 18 日 2:42 PM

不是…台灣沒有心理醫生 差很多 心理師不能開診斷也不能開藥 但醫生可以

原作者2024 年 1 月 18 日 2:44 PM

原來是這樣的區分😁 謝謝您

C2024 年 5 月 22 日 5:12 PM

台灣有身心科醫師,不同於諮商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