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2023 年 12 月 1 日 8:41 PM

原本認知大崩塌,身處在顛倒的世界

我對自己的工作要求很高,完美主義加上不想耽誤或麻煩到別人的心態,所以處事很獨立,主動性高,很少讓主管操心,覺得做事情要精準、清楚、縝密、完整,會前做好準備,會後追蹤進度,條理分明、講重點、有效溝通等,才是對得起同事跟自己所付出的時間。 不僅我很努力的實踐這樣的態度,同理也很想要被這樣對待,覺得是基本需要的尊重。這也是過往工作經歷中,逐步累積起來的工作習慣,也覺得是正確、有益的工作態度。 我也明白,每個人對基本的定義不同,近幾年也持續調整自己需要更加圓滑,不把我認為的基本(高標準),強加在對他人的要求上,嚴以律己、寬以待人。 但目前所在的公司這兩年,卻發現根本跟我認知的處事是完全顛倒的世界。 例如,八成以上的會議是漫無目的的,沒關係畢竟不是自己的案子,管不著,放輕鬆我知道。但如果是自己組織的會議,為了要有效推進會議,我會在會前提供資料、列討論議程、提醒同事會議上可能會發生的討論,要記得先想好對應等,這些我認為是正確且負責的工作態度,反而被認為是太過積極,甚至曾有這樣太咄咄逼人的反饋。開會帶腦,不是天經地義嗎。 例如,公司年末都會頒發給年度表現不錯的同仁,上述工作態度我覺得是基本,所以也不認為是自己應該得獎的理由,但是人跟人總是比較而來,不頒給我也罷,卻頒給上班時間明目張膽睡覺的人、總是推三阻四不是自己業務範圍內就甩鍋擺爛不做事情的人、專案一延再延毫無組織能力及時間管理意識的人等等。 然後我自認的負責,反而被評價,不要找事,好嗎。 當然這些人可能就是「很會上班」,用準確的力氣,有被該看到人看到該看到的「努力」,這也是很重要的能力沒錯。可是成長一路以來不是教導我們,要獨立思考,做個負責任的大人嗎。上述案例也太反指標,我真的摸不透公司把這些人抓出來頒獎、犒賞,到底想要傳遞什麼企業文化?還有好多好多根本是恐怖故事的案例。 普世價值認知的端正認真的工作態度,在公司是完全不被鼓勵的,我也因此失去判斷是非的能力。這讓我感到憤怒、沮喪、無所適從、莫名其妙、難過、委屈。夜深人靜,以淚洗面,想不通天理何在,埋怨,然後感覺自己被慢慢侵蝕、吞噬,變得好小好小。也質疑自己,認知的「工作態度」是不是真的正確。又覺得不可能吧,然後這樣反覆在腦袋裡打架。 當然所有事情都是一體兩面,我明白,可是我真的不是說極致令人反感的認真,真的只是在說對得起一份月薪的認真,這種程度而已。 覺得自己半輩子認知的世界崩塌了,和一個自己理解不了的工作環境抗戰,導致心理上和生理上都陸續出狀況。或許換工作不就解決了嗎?或許是,但到了35+,有更多的物質和情感的包袱,也沒有力氣跟勇氣再去隨便說換就換工作,更多的是評估再評估,調整自己,甚至被旁人提醒應該要反省自己。 可是「到底」是要反省什麼,被這個「到底」困住。失眠、掉頭髮、胃痛,覺得活著太累,主動去死沒勇氣,又覺得為了這些想放棄生命是不是太...懦弱。很想尋求幫助,但又不覺得是否該到諮商的程度。和這個世界對抗真的好累,我只是想被人理解。而已。

5381
李明瑄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李明瑄2023 年 12 月 6 日 2:56 PM

如果已經有這麼多典型的壓力反應,甚至有放棄生命的想法,一定是到了需要專業協助的程度,專業協助有許多管道與類型,您可以根據您的需求選擇。 btw 您不是在跟世界對抗,而只是在跟一間與你不同價值觀的公司文化對抗而已,除非同樣狀態發生在很多不同團體與不同情景中。 看來現在您陷入兩難的困境中 無法適應也無法逃離 或許找個人陪你好好思考、討論,會是找到新的可能的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