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3 年 11 月 2 日 3:53 PM

我不確定這問題值不值的諮商

我想我有一個被霸凌的經驗,而且旁觀的人完全不同情我也沒有幫助我。 旁觀的人一句話都沒說的看著。 事情大概是這樣的,我和其他人聊天時有人跳出來提出了疑問?(我們原本在討論減敏的定義)在我嘗試回答對方的問題後,對方提出了他的想法。 提問者:我覺得你們討論的內容都沒有意義,你們討論的這東西會害死人,我有朋友就是被你們這種人害死的,我覺得我說的才是對你你們不該反駁我,減敏這種東西就是不應該被討論,只有在一般的方法(他自己講了一些沒有科學根據的方法)嘗試過後才需要長時醫療手段。 好打到這邊我想看的人已經霧煞煞了,我想簡短表達事情經過但已經快兩年了,還是無法完全理解事情的全貌。 我清楚的是我被霸凌了,被指責被攻擊,在私底下我還被威脅。 有時我的心情是憤怒的,他講的完全沒有道理,而且也不尊重我們。 有時我覺得擔憂,如果他說的是對的呢?我真的不如他懂這些事情?但是當時的我早已經經歷過精神科的看診經驗,當然這些經驗我當下沒有說,對方也沒有想問。 我曾向精神科醫師討教我做錯了甚麼?但醫生只表示了網路社群的危險性後,希望我不要討論這種專業的內容。 雖然我同意和理解網路社群的風險了,但我覺得這使得我的言論自由受到壓迫,而且是非常不合理的壓迫。 但這是題外話,我和精神科醫師的討教並沒有讓我完全好過一點,而是在這大約兩年內不斷重複回想當時的事情。 他錯了甚麼?我錯了甚麼?我怎麼會遇到這種人?為什麼我保護不了自己被威脅和污陷? 我想專業知識一般民眾可不可以討論這點,對身心科專業來說也是一種敏議題吧??(我猜)但由不專業的人來充當糾察隊又有甚麼道理在嗎? 我有必要因為這種事情再也不敢學習知識和他人討論嗎?

2452

STY2023 年 11 月 6 日 6:24 PM

說一下我的看法,前半段我不是很能理解表達的內容,沒經歷過你的遭遇,不是很能想像發生了什麼事。 腦中的畫面大概是一群人討論觀點,接著其中一些人和你吵起來了。 就像你有言論自由,其他人也有言論自由,抱持和你相反見解的人也是有發言權的,並不足以成為人與人停止交流的理由。 不過很多事情不用想得太重,科學界從古至今也發生過很多原本認知為對的事情,在發展之後被推翻。 就好比曾經人們對「地球是平的」深信不疑。 無論是誰,都有可能遇過深信某件事而說服他人,過了一段時間卻發現自己並不是正確的。 但並不表示「可能錯誤的想法」就不該被表達出來。 否則當人們學習新語言的時候是不是也要顧慮自己的發音不準確而閉口不說呢?

原作者2023 年 11 月 6 日 10:58 PM

謝謝你的回覆。 就像你說得人人都有言論自由,也不應該因為意見不合就成為停止交流的理由。 正因為我原本也是這樣想的,但對方剛好不吃這套,表現出一副我說的就是對的,你不能反駁我的表現。 表達相反意見本身是中立的沒有錯。我想我遇到的情況就是,對方用人身攻擊與道德譴責來試圖赫止我發表意見,這除了讓我感受到很不舒服,也讓我覺得對方是個很糟糕的雙標。像是對方譴責我的行為害死人,但卻沒有提出任何證據,只是一味的人身攻擊與強調意見。對方提出我不在乎旁人的感受,但我並沒有感覺自己的感受被對方在乎,對方根本沒有詢問我的心情過就擅自下了一堆定論,講的我在別人提出自己的感受前就要會通靈一樣,講的他自己很在乎他人感受一樣。 我想因為你的話讓我有機會用更清晰的方式描述當時的情景,我也發現當時在打第一篇文章時有一些沒有講出來,感謝!! 有些不舒服真的很難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