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in2023 年 10 月 25 日 2:09 PM

本人對於外在環境的安全系統

以下內容是一位自閉者(也就是我)對於自己身處在周遭充斥著神經典型者的外在環境之看法,我們一起工作了一段時間,覺得這些資訊可能對有類似處境的夥伴有幫助,也分享給大家。 ​ ①建議不要只一昧要求自閉者放下恐懼。 因為,例如類似號誌系統,假設我認為外在環境為中度危險(速限:70km/hr),對方認為非常安全(速限:210km/hr)且不具備正當原因,則我會視為高度危險(速限:0km/hr,立即緊急停車),以便確保自身安全,因為壞人不會都告訴你他是壞人(號誌失效安全原則)。 ​ ■附註解釋: 建議不要只一昧要求自閉者放下恐懼。因為當我感受到不安全、害怕的時候,那樣的感覺是很真實的。而當神經典型的人直接告訴我:「不要害怕、這裡很安全。」卻又不告訴我原因,或是原因沒辦法讓我安穩下來。我一方面會覺得自己的感覺被否定了;另一方面,我也不知道這樣的話到底是不是別有用意,或是更加危險(例如可能是壞人/詐騙集團)。 適合我的環境不見得適合你;適合你的環境不見得適合我。有時候這樣的建議對於神經典型者來說可能真的不需要害怕,但是這樣的建議對於自閉者來說卻不見得是這樣。另外就是我也需要保護我自己,因此不能直接不理會那個內在發出的警訊而不告訴我原因。對於神經典型來說,溝通能力、協調能力也許都比較好,但對於自閉者來說可能相對脆弱,因此這樣的警訊有存在的正當性,所以我無法要求我自己不理會這樣的警訊,裝作一切沒事。 ​ ​ ②我對於我周遭的安全性判定分為以下幾個等級: 高度危險(速限:0km/hr,立即緊急煞車)、中度危險(速限:70km/hr)、低度危險(速限:120km/hr)、安全(速限:170km/hr)、非常安全(速限:210km/hr)。 附註:這裡的號誌,只是一種譬喻,已經有包含現實生活不斷變化的情況(該號誌為車內號誌並且採連續監測型,並且參考了新幹線1964年之類比保安裝置概念,以便符合到人腦難以時時刻刻進行複雜計算,故只需要對安全感進行概略之計算需求即可,畢竟每個人的人腦都不是機器,難以持續的進行複雜的計算作業)。 這裡的號誌,專指安全,畢竟它為首要目標,而至於影響安全的周遭複雜生活情況,皆由災害告警系統DWS,與號誌系統連動,必要時進行適當降速。 ​ ■附註解釋: 我把安全程度分成五個等級:高度危險、中度危險、低度危險、安全及非常安全,安全程度越低,控制需求越高;安全程度越高,控制需求越低。這樣的安全感是依照內在主觀感受,同時隨時不斷地再評估的過程。畢竟人的安全感是隨時隨地都有變化的,環境的狀態亦也是隨時隨地在變化。因此這只是一個大致的分類、夠用就好,不可能做太精確的判斷。主要目的是讓我知道現在安全感大致上落在什麼地方,同時兼顧腦力/認知資源使用,跟執行其他任務取捨之後得到的平衡。安全感越低,我就越需要高度控制(固著行為會增強),通常付出代價也會越大。這個代價指的是生活支出開銷增加、人際網絡的依賴增加、負面情緒發生的機會會變高。 設立這個系統也是兼顧生活上的需要,我可以適度降低控制,而不危害自身及別人安全。舉個例子,假如我從中度危險降低到低度危險,因為我的危險程度降低,我跟別人相處都會比較自在、比較不需要去控制。在我的理解裡,自閉者安全感嚴重低落與不足,需要透過固著行為來讓提供穩定的結果出現,以提供安全感。因此只要安全系統建立,我可以時時判斷並作調整,而不需要一直維持在高度控制(高度警戒/危險)的狀態。 ​ ​ ③當自閉症的人在恐慌時,不應該用不需要恐慌來安慰自閉症的人(如同要求自閉症的人,在未釐清原因前,就關閉列車自動保護系統,此舉將造成自閉症的人容易暴露在風險之中)。而是應該要透過類似經由行控中心授權通過紅燈之原則,向自閉症者解釋原因後,容許自閉症者在安全的情況下解除警戒狀態,以避免自閉症者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因為壞人不見得告訴你他是壞人)。 ​ ■附註解釋: 當自閉者跟神經典型者對於此刻安全感辨識有差異,會需要經過彼此的確認。通常自閉者都會因為安全感不足而傾向維持警戒,神經典型者需要告訴自閉者正當的原因、把來龍去脈說明清楚,同時跟自閉者確認理解的資訊,請自閉者回報理解的訊息之後,等待自閉者慢慢以自己自在的方式解除警戒。神經典型者需要嘗試去理解自閉者的狀態,自閉者也要嘗試理解神經典型者想要表達的是什麼。倘若自閉者無法透過語言表達,特別是在情緒當下口語表達會有困難,則需使用替代性溝通方式進行。 ​ ​ ④基於自身安全理由,我對於我周遭環境控制的強度分別為(由高到低排列):高度危險(速限:0km/hr,立即緊急煞車) > 中度危險(速限:70km/hr) > 低度危險(速限:120km/hr) > 安全(速限:170km/hr) > 非常安全(速限:210km/hr)。 附註:這裡的號誌,只是一種譬喻,已經有包含現實生活不斷變化的情況(該號誌為車內號誌並且採連續監測型,並且參考了新幹線1964年之類比保安裝置概念,以便符合到人腦難以時時刻刻進行複雜計算,故只需要對安全感進行概略之計算需求即可,畢竟每個人的人腦都不是機器,難以持續的進行複雜的計算作業)。 這裡的號誌,專指安全,畢竟它為首要目標,而至於影響安全的周遭複雜生活情況,皆由災害告警系統DWS,與號誌系統連動,必要時進行適當降速。 ​ ⑤由於自閉症者的用語有時與他人不同,因此在時間允許下,不應過度注重溝通效率,而忽略了效能(反而造成彼此的誤解,也就是本末倒置)。 也就是說,自閉症者在剛開始學習對話時,聽話的人為了確保對話不致發生誤解,必須用自己的話重複一次自閉症者所說的話(比照航空及鐵路溝通模式),而自閉症者在聽別人講話時,亦是如此;等到自閉症者逐漸了解到一般民眾對於文字的用語後,再去取消自閉症者與協助者的複誦程序。 ​ ■附註解釋: 由於自閉症者的用語有時與他人不同,因此在時間允許下,不應過度注重溝通效率,而忽略了效能(反而造成彼此的誤解,也就是本末倒置)。 也就是說,自閉症者在剛開始學習對話時,聽話的人為了確保對話不致發生誤解,必須用自己的話重複一次自閉症者所說的話(比照航空及鐵路溝通模式),而自閉症者在聽別人講話時,亦是如此;等到自閉症者逐漸了解到一般民眾對於文字的用語後,再去取消自閉症者與協助者的複誦程序。 然而實際上,在時間充裕的情況下,複誦的方式有助於雙方理解文字認知的差異。雖然這樣的溝通效率很低,因為要用我的方式重複對方的話一次,等對方確認之後,才能再講我要講的話。這是一種比較確實核對的方法,但這也是比較低效率的溝通方法。確實有優缺點,且不建議與非治療師之外的人使用,因為一般神經典型者會不理解雙重確認的重要性。

1622

原作者2023 年 10 月 25 日 8:44 PM

出處: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pfbid035efQaBqEYvGpgyXM5VbViN11FVvBwY28CNYe2yjKUsEcwBpVMosYDrkYcfam4cizl&id=558161505&mibextid=Nif5oz

原作者2023 年 10 月 26 日 5:35 PM

經別人指正後,發現速度碼不代表安全程度,唯有當號誌不明時,預設速度碼0(也就是視為險阻;即失效安全原則,為正確資訊)。 因此,本人宣告,除了速度碼0具有意義外,其餘速度碼均不代表任何意義(包含類比ATC及DWS之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