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3 年 9 月 4 日 5:34 PM

學生時期的霸凌經驗⋯⋯讓我很困擾

這幾年因爲走入企業體,身為職場中高階主管的我,常常在第一線面對職場鬥爭和會議上的各種爭端!心思敏感纖細的我,有時候會覺的自己脆弱的快要斷了線,而且還會一直災難性思考覺的別人要攻打過來了!或是因爲職場的權勢欺壓,讓我久久無法釋懷,甚至有時嚴重到會躲在家裡,索性請假,然後慢慢讓自己修復,再回去上班⋯⋯⋯ 但,這樣突然在這幾年冒出的症狀⋯⋯ 我有點懷疑是我的陳年傷口在發作 佛洛依德好像提過 傷痛會穿越時空再浮現出來⋯⋯⋯ 我是工作上很有能力的人,但這幾年已經因爲ㄧ連串的災難思考所困⋯⋯而在職場上失敗過幾次⋯⋯⋯我初步猜是否跟國中時期長達2年的被霸凌有關⋯⋯ 剛因職場惡鬥主動提離職的我 昨晚我的夢境出現— 我開心的走進教室裡 走進去時才發現 位子都滿了 沒有我的位子!我有一點慌張!轉頭,突然好像有一個很有權威的人在質問我問題!當下我答不出來!更慌張了 我感覺夢裡的我,是國中時期的我 想問問專業人士 我需要被深度治療嗎?

6741
陳彥婷英國 BACP Counsellor

英國 BACP Counsellor 陳彥婷2023 年 9 月 5 日 2:49 PM

你好: 針對你的提問:我需要被深度治療嗎?這實在是一個不容易回答的問題,因為我設想這樣的提問背後,似乎是在問「我有沒有心理問題?」,以及「我的問題有嚴重到需要治療的地步嗎?」。而輕易地給予「論斷」可能是一件危險的事,因為有些人或許可以因此¬¬而得到一種確定感,就像我們身體的疾病一樣,透過許多症狀的浮現,醫生得以診斷並對症下藥,進而控制或治癒它。但有時候這類有關心理方面的論斷也可能會讓已經深感脆弱的人,感到自己更加破碎。 然而,可以肯定的是,過去的霸凌經驗的確可能會對一個人的生理、情緒和社會面向造成深遠的影響。從你的發文時間和敘述來看,也可以深刻感受到你來自職場的巨大壓力、反覆的災難性思考,恐懼的反應、甚至主動請辭。而這一連串你所謂的症狀和夢境,除了讓你深感困擾以外,似乎也造成許多困惑。 我想不論這些經驗與症狀的嚴重程度,最終是否「需要」尋求專業人士的幫助還是得回到你的身上,因為唯有你是最了解自己身心狀態的人!如果你感覺這些已經嚴重影響到你的身心狀態、人際關係與日常功能發揮,那麼尋求協助或許也不失為一個考慮的方向。 我相信一個專業的心理助人工作者,比起把你視為「需要治療的」,或許會更看重你是一個正在面臨與對抗艱難處境的人,如何可以作為你的一線支持,幫助你穩定身心、找到適合你的有效應對恐懼與擔憂的方式,並同時探索你的過去如何影響現在是更為重要的。 希望這個落落長的回應可以給你一點幫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