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3 年 7 月 3 日 1:27 PM

「嘿,這樣好嗎?」

每一次,都是在激烈的文字、語言中,撕裂。 當他用著指責與怨懟,鋪天蓋地而來。 我不斷的自我疑問著,並且在撻伐中沉重而沉痛。 「嘿,這樣好嗎?」 心底總是響起這樣的詰問。 「是否,是你給他機會傷害你呢?」 於是,重蹈覆轍,就像是一個掙脫不了的莫比烏斯環,將首尾連接。 我知道那只是情緒的獸,在嗚咽。可是,可是呀,為什麼,從指尖蔓延,逐漸,喪失知覺。 「吶,記得,無論谷底的暗無天日多漫長,世界多麼殘酷,你還有你自己啊!」 一直記得,那樣溫潤的嗓音,彷彿徐風輕拂過眼簾,那樣的安定。

1941

s2024 年 3 月 26 日 5:53 PM

相同的狀況在我身上出現,好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