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孤獨2023 年 6 月 12 日 1:52 PM

過激的言論

你好,我是亞斯伯格特質的人。我想死,並計劃了細節。首先,雖然名義上法律禁止體罰,但暗底裏仍然有這回事.... 回想起有一次我的弟弟生日,但我的弟弟剛好因為弄壞了玩具而哭個不停。父親見狀,便不停拿拖鞋大力打弟弟的手掌,並大喊道:生日應該要開心才對,給我笑啊!儘管我感覺氣氛太奇怪和想阻止他,但他揚言會連我都一起打,我就怕掉。 從此之後,家中多了一個潛規則----「開心生日」。我們不能有對「生日」這儀式有負面情緒和過激的言論。與此同時,我對自己救不到弟弟感到極度內疚和有心理陰影,只能透過父親聲稱的「這些都是為我們好」麻醉自己。 可惜,這個都只是冰山一角.... 我成功脫離原生家庭後,發現我身處的城市,我身處的社會,我身處的搖藍----也是這模樣:說好這城市的故事,美麗新城市,開心城市.... 我對自己身為人類很失望,甚至絕望....身體不停提醒自己「衣食住行」的重要性,同時要注意「過激言論」。

3212

原作者2023 年 6 月 12 日 2:04 PM

我已經不懂如何分辨何謂「人身攻擊」和「過激的言論」,但這些都是我的真實經歷和經驗,我真的很討厭自己,常常對自己人身攻擊。如果要刪掉就請自行判斷,反正我的說話,甚至個體,從小時候就已經沒有價值。

kk2023 年 6 月 13 日 11:26 AM

年輕人至少你成功走出第一步就是離開了有潛在暴力傾向的原生家庭,雖說現在不像以前傳統的父權觀念但大男子主義的人還是有,就像你的爸爸說生日要開心可以用說的他卻是用打的,在父權下你知道生日要開始或者說只能開心不能有第二個情緒,這時父親可能會說你們看生日就是要開心,在說出自己覺的我都是為了你們好來告訴你他永遠是對的,這樣的情況也可以跟還多事連結,比如在學校受到語言霸凌不管有沒有經過老師到了爸爸那就用一句他是在跟玩是開玩笑的,一次兩次後或許就開始去想是不是真的最後可能會被強制接受,慢慢覺得自己不重要在這個世上可有可無,但一個人的價值不是原生家庭給的也不是周圍人給的而是自己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