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靈2023 年 4 月 30 日 6:07 AM

我的外表是個詛咒,多希望它生不帶來,死不帶走。

只是想問大家如果遇到這種情形怎麼處理,我只是問問看,我也有自己的方法,說不定你們聽了比我還氣。 我喜歡的人,在分手以后,那屍骨未寒的當下,跟我說找說不定可以找IG的女生做愛做的事,可是她們可能已經不是處女。我快笑死,原來前男友是這樣當的? 好了直接切入重點,先不管他,在遇到他之前,我就已經飽受折磨,每天在房間像在吃牢飯,每天都要躲到二樓,完全像個沒有隱私,被迫曝光的赤裸人生,請問長時間在這樣的環境,誰不會發瘋?一個已婚男子,有妻室,還有生小孩。我是怎樣,我一定要接受他對我的迫害喔,而且他最好連一點想法是都不要有。 國中的時候,我一如往常坐在客廳的電腦桌前面,打著文書做我平常會做的一些休閒。他不是欸,直接明目張膽在對面的後門開門,開始探頭探腦一直窺視我在幹嘛,而且很奇怪的是別人都不會這樣啊,只有他欸,搞得我上輩子犯邪yin留下來的遺毒,他家是開西藥房的,我直接不署名了在芬園鄉的民生藥局,歡迎大家去拜訪他。他很可惡的一點就是呢,他反而隨著我年紀增長,開始有一種更加逼視的行為出現。 然後我應該在我發病之前去跟警察申訴,可是警察認為我精神有問題,當時我已經找了女警幫我處理,試圖理清我的想法。但最後卻都苦無門路。而就算是這樣又如何呢,請問路上那些為身心障礙者設置的東西是設假的膩?更諷刺的是,我看到警察局上面的跑馬燈扛棒,寫著如有遇到性騷擾性侵害事件,請立即告知警局,我們將協助當事人做處理。越看越不舒服。 而且我爸還說,現在這個鄉鎮哪一個人不認識你,嗯沒錯啊,我的確也可以像個自閉症患者,都默不作聲直接躲起來不要再受到傷害就好了,何必像個自導自演的瘋子,訴諸我的痛苦。 而且那種道貌岸然的男人最氣焰囂張的點就是,他如果真的能幹出那種事,事也會像金蟬脫殼,直接脫身。還會跟其他人,這女這麼不檢點,我先挫挫她的銳氣是應該的吧,而且這也說明我看得起她啊。 各位我真的已經不知道怎麼辦,很抱歉我現在真的心情非常不好不好,人也已經快面目全非了。 我只是痛恨我為什麼要出生在我不喜歡的家庭,然後遇到我不想遇到的人。好像我一定非要經歷一樣,不然就是該死。為什麼連原本要保護我的人卻變我的肉中刺。 就這樣,我還想跟現在所認識交往的朋友未來一起去西藏旅遊,但我覺得很快夢就要跌碎了。 鬧劇真的是鬧劇。我在想這篇文的時候心裏是無法平靜的,因為我很討厭為什麼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它不能換成別的方式嗎,那首歌「負重一萬斤」裏面的歌詞,不偏不倚選中我一個人。起初只是覺得好聽,後來發現跟現實的我一模一樣,不禁毛骨悚然。 我知道,如果我沒改變,到哪裡都還是會遇到這樣的人這樣的事,但如果有有一個人願意守護我,就不會了。 求各位幫幫我,我還想跟那個朋友一起出國玩,但是我現在主要是要搬家,遠離那個人,我到底該怎麼做,我不想因為一個錯誤就把我人生整個耽誤了。 (最後,請大家不要檢舉我的貼文,每個人都是來表述自己最真實的狀況,不是要搞什麼文藝大作的,不用寫得那麼委婉,我也在此鼓勵有遇到跟我雖然不是同一種類型的事件,但是程度已經很誇張了,就直接寫出來。)

3924

2023 年 4 月 30 日 1:36 PM

看不懂

鄉民2023 年 4 月 30 日 4:52 PM

我猜作者可能隱晦的表達對她做出性侵或是性騷擾的人是親人或是鄰居,因為種種沒有留證據後面要舉發的時候要發病。可惜的是法律講求的是證據,你如果沒有證據警察也很難幫你,除非妳要以道德的層面去處罰他,可是按照你說的你發病了周邊鄰居是否會相信你的話呢。 所以建議諮商看看吧,你傷口癒合搬家還是沒用,但是還是搬離避免更多傷口

原作者2023 年 5 月 1 日 9:42 PM

而且很可笑的是,我爸還說什麼近親不如遠鄰,說給跟你三觀一樣志同道合的人聽就好,不用說給我聽。真的笑死

2023 年 5 月 2 日 8:20 AM

應該是憂鬱傾向或憂鬱症了,家中長輩有憂鬱症,有跟我提到當痛苦滿溢時,時間線會斷裂只剩無止境的負面回憶會拼接在一起,甚至回過神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建議您盡快就醫,確定實際情況配合諮商,雖然精神科的藥物只能壓制甚至封鎖心理,但雙管齊下後才能好好的跟諮商師傾訴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