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9 月 28 日 11:18 PM

只是一些抒發

本來想打在原本那篇的下方回覆,但是貼上這篇後,原本可以按的送出鍵不見了⋯⋯ 每次事情過去了,我釋懷了就會忘記事情經過,只記得模糊的印象。我以為我媽除了冷淡並沒有特別做什麼,但昨天回家後,我又想起來了其實不只這樣。 昨天回家時,我只是拿著洗衣籃想去後面洗,已經2-3天沒跟我說話的她,突然眼睛圓瞪,對我大聲說道:「自己的衣服自己收!」我當場愣住:「我知道啊……我現在要拿去洗。」但她沒有回應我,只是大聲說完後就進了房間。 事後細想,覺得委屈的我向還沒到家的妹妹抱怨了這件事,當妹妹回我:她早就知道你要出去了,幹嘛對你發脾氣? 我瞬間眼淚潰堤。 原來不是只有我覺得她對我的方式莫名其妙。我將自己內心憋了許久的話,第一次說給妹妹聽。我告訴她,等我和女友工作都穩定了,我就要搬出去,現在在家一點都不開心,只有和女友在一起時才覺得自己是被呵護的。我妹讓我放寬心,告訴我只要我可以過得開心就搬出去吧。這是我第一次覺得在家裡被支持,平常媽媽生我氣時,爸爸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正常對待我和媽媽;妹妹則是能躲就躲。我感到委屈時,在家裡得不到任何回應或安慰,一直以來只有女友能安撫我受傷的心。昨天妹妹的回覆讓我感到窩心,同時也讓我對媽媽寒心。我想在她眼中,我只剩寄放緊急預備金和提供每月家用的價值。 本來非常期待這週末的旅行,現在我笑都笑不出來,我媽的語氣和神情一直在腦海裡重複播放,心中耿耿的,嘴角很重。跟女友說話時能稍微緩解;打完這篇後,心裡的石頭似乎也輕了些。 只希望這趟旅程——遠離我媽,可以讓我心情恢復正常。

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