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7 日 11:50 AM

近況的抒發

我是一名對心理學感興趣的女孩。 原本在今年的9月能進到自己心心念念的心諮系,但卻因為練習腳踏車自摔,腳骨折而打斷了進程。 聽起來很荒謬吧,不過事實確是如此。 即使如此,我仍然對心理學抱有渴望。 這幾天透過喜馬拉雅的有聲書,聆聽了幾集「蛤蟆先生去看心理醫生」。感覺還不錯,既能理解到TA諮詢、也能在過程中進行自我反思。 因為目前是休學狀態,加上行動不便,我幾乎都是待在家裡的,為了不想落後我會花時間聽有聲書、學習我喜歡的法語。 但老實說⋯⋯大部分時間我會感到難過,總覺得好像做什麼都提不起精神,感覺做什麼好像都做不好,我總是受完美主義困擾著⋯⋯。 我本身不太喜歡落後的感覺,可能和小時候安親班的競爭有關吧、又或是跟被霸凌的經驗有關⋯我也不曉得,我不想把事情複雜化,想諮詢可是因為家境關係所以難以下手,只能透過自我探索來尋找源頭。 最近談的幾段戀情也讓我更意識到自己「不安全感」的嚴重性,還有關係中我的表現,也常常讓我發現我有困難去維持一段關係,我總是在害怕關係的破裂、也總是感覺自我價值低落,害怕表現的不好,會被討厭。 好吧,寫到這,我才了解到這些「自我否定」、「害怕建立關係」是被霸凌所帶來給我的陰影。 我並不想定義誰對誰錯,也不是想討拍,只是想藉由抒發來自我挖掘問題,再將親身經驗分享給大家,希望能引導有需要的人一起思考。 對我來說,幫助別人是快樂的,只是有時候我好像常常也會被無止境的悲傷所覆蓋,要是沒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我也會對別人的問題無能為力,好希望自己能再堅強、勤奮一點⋯ 前幾天看到ytber路易的女友Ada會因為精神創傷而失去記憶力,我就感覺我自己好像也是一樣的,因為情緒的關係,組織語言能力、記憶力、專注力都跟著減退,頭髮也掉了好多,總是急著想要變好,試了好多的方法,但有時候太難過,就會覺得沒什麼希望、開始自我否定⋯ 好像連一點珍珠大的小事,都能拿來批評自己,那些聲音時不時就會冒出來,之前是嚴重到陰魂不散的,讓我每天都不能專心做事。 冷靜的時候是能區分現實和情緒的,聽起來很簡單,不過這對我來說算是難事。 我很害怕那些曾經的傷痛會繼續對我造成隱形的傷害。 或許我該學會停止對任何一切都抱有評論了,這樣才能有助於清楚看見事實的真相,也不會一直在批評自己。 如果有同樣困擾的人,也可以試試看這樣做,至少我覺得蠻有效的。

4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