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07 月 20 日 03:07 PM

國中的經歷還有家庭的關係讓我越來越覺得憂鬱。

我現在是剛要升高一的學生。從小到大我都是一直聽著爸爸的打罵聲生活,我有一段小時候的記憶到現在都無法忘記,就是弟弟被爸爸托著打、摔來摔去,而國小時我和弟弟也是一直被爸爸用難聽的字眼罵,到現在我要升高中了,雖然爸爸不再罵我,但是每天在家仍然會聽到罵弟弟的聲音。一聽到他罵人的聲音我就會怕的發抖、甚至縮在牆角。有時連只是聽見他說話的聲音也會害怕到心臟不舒服、頭痛。 在國一的時候我有被班上的同學開過很多性玩笑,原因只是因為在表演藝術課的某一齣戲劇中,我跟另一個男生抽到的角色剛好是演夫妻,一開始還沒有扯到性,只是到處傳我跟那位男同學的緋聞,但最後事情越演越烈,導致最後我去找班導師傾訴這件事過後,我還有很重的罪惡感。而因為這件事情我也有自殘過,但有因為別人的幫助慢慢改掉了。 國二時很多發現我有自殘的痕跡的朋友也想要來幫助我,當然在情緒低落的情況下我全盤接受。但是到最後每個都不翼而飛、甚至開始遠離我。 從國一開始我就很努力想要衝到班排前十,而這三年來我的校排也從300多進步到63名。我當初覺得這個數字就是在告訴我會考不能考差,所以我國三就又再更努力。經過一次次的模擬考我的分數幾乎是雲霄飛車,但是我的老師一直告訴我模擬考不是會考,我還可以更進步,所以模擬考考差時我也哭完就沒事了。 但到了最後的會考成績公布,我比模擬考整整掉了6分,這讓我難過了兩三個月。但是這期間我也有振作起來的時候,我也告訴自己:「我要讓別人驚豔,我要衝到最高點。」然而在放榜的時候,看到我的朋友都進步了、考上理想的學校、甚至原本沒有在讀書的人也考得比我好時,我又變得情緒低落,甚至這個社會給我的感覺就是分數低就是人很爛。從國一到現在,我想死的想法從來沒有斷過,在國二時我也有去輔導室找老師聊聊,但是聊完後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反而怕別人給我幫助、怕他們又會把我丟棄、不理我,所以我就拒絕了輔導老師說要每個禮拜找我去聊聊的邀請。 我想要解決這個情緒的問題,因為我覺得再不解決可能就會影響到我的課業,但是我又很猶豫到底要不要去診所看看…。

792

梨々花2022 年 07 月 27 日 04:46 PM

看完作者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後,我覺得你真的過得很不容易耶 會覺得心疼 「弟弟被拖著打、摔來摔去」這是很明顯、嚴重的家暴行為, 你有敘述爸爸現在雖然不再罵你(但我懷疑 他可能是換別的方式、比較隱晦間接的方式攻擊你? ),但是「每天」會聽到弟弟被罵的聲音 → 你有比較不受干擾的時間 可以用手機或市話打113嗎? 113應該會幫你聯絡「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 他們除了會幫助受暴人外,也會提供一些措施給施暴者。 可能會有社工會去你家中訪視 你受過的苦,希望弟弟不要也受那種苦 而且,你聽到爸爸的聲音 會心臟不舒服、頭痛、縮在牆角 這是創傷現象喔 我想強調,會有這些身體反應 都是很正常的! 錯的人不是你

梨々花2022 年 07 月 27 日 04:50 PM

謝謝你願意寫出來 你之所以拒絕輔導老師聊聊度邀請,是因為 怕他們又會把我丟棄、不理我 你可能很懷疑:「他們真的願意幫助我嗎? 是不是幾週後 就不能再找他了?」 你願意將你的擔心 告訴輔導老師嗎? 如果你評估 她應該可以信任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