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朵2022 年 7 月 2 日 6:56 PM

是不是拋棄情緒跟感情就不會再痛苦?

我是先天憂鬱症患者,我的童年跟成長期並不美好,自我有記憶以來就得學會「生存」跟「做表面」。 說我年年都受到精神創傷並不過分,我確實被診斷有創傷症候群,肢體或言語暴力、性侵、人口販賣、洗腦、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你們想的到的,我想很多我應該多少經歷過了。 我養病三年,把一間身心科診所的藥給吃過一輪,還蠻值得炫耀的。我對藥物的抗藥性跟適應性異常的高,最後去了大醫院。但大醫院醫師不知道我整體的狀況,我只覺得醫生只是開藥的功能,我只需要藥。 我想過,曾經我吃過一種藥物,因為我對那顆藥物特別敏感,噁心感真不是普通的猛,尤其是剛吃下去的時候,還得忍一小時等藥物吸收才能去吐。 過了幾天我想到一個辦法,既然人體的知覺都是透過神經線傳遞到大腦的,那我只要把那噁心感跟胃食道的神經系統追蹤到大腦區塊,讓那大腦區塊暫時停止運作就可以了,結果成功了。 而我現在覺得心理很痛苦,胸口疼痛,我不知道到底是心臟痛?還是肺痛?曾經我創造了許多的「自己」,他們都可以很清楚的描述發作是什麼情況、什麼感覺,而真正的我卻無法。 胸口痛的讓我難受也就罷了,腦袋總有讓人厭煩的話,都是些傷口上灑鹽的話,讓我更加難受,不斷過度換氣與無聲的哭泣。 最後我選擇切斷感情與情緒,既然精神疾病是跟情感有關的疾病,那只要切斷就好了吧? 然而換來的是,我胸口依舊隱隱做痛,但沒那麼痛苦了。我所看到的世界也不再真實,雖然本來就不真實。 我都會按時吃藥,但藥物的效果總是比我發作來的慢,於是我總是自殘解決,不斷在同樣的位置用美容師專用的修眉刀劃過手腕,傷口密集、但不深,每天重複的割,說不定都可以刷條碼了。 如果成為虛無可以讓我減緩痛苦,我寧可世界黑白,也不想失去理智的瘋狂。

5528

歐雅2022 年 7 月 4 日 7:01 AM

不是。 被拋棄的一切,你覺得會到哪兒? 他們會躲藏進你的身體裡、在你再也無法抑制的時候 出來大肆發洩一番。 沒有人想被拋棄,我們也不要拋棄屬於我們的一部分,好不好?雖然好像沒有痛苦,但是快樂的情緒也會跟著消失殆盡。我是過來人,我還在努力治癒當初被我拋棄的哪個部份。 Just be you. Even though you’re very painful. It’s all part of the life.

原作者2022 年 7 月 6 日 7:23 PM

對於一個從小到大都不知道也沒體驗過,甚至不懂什麼是「快樂」、「開心」、「幸福」這些情感的人來說,即使拋棄了一切情感也是無所謂的吧? 如果不拋棄情感,繼續承受著痛苦與難受,就會有一天出現「快樂」、「開心」、「幸福」的情感嗎? 我曾經也想過我只要承受著一切,努力讓自己變好,我就可以獲得這些好的感受。 但我發現我錯了,我的一切只會讓周遭的人以同情與憐憫不斷地黏上來,甚至以這兩者心態產生無謂的情愫。 而這樣的情愫可以維持多久?我總是靜默的看著,每個都是不出我意外的承受不住而選擇離開或傷害我,讓我更加痛苦。 最後我都選擇告訴他們:「你不需要知道」 確實,壓抑情感會有爆發的一天,但也僅有那幾天,或許你會覺得我思考扭曲,是的,我思考極為扭曲,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就如同我的醫生跟我說的,我就像個破碎的洋娃娃。

2022 年 7 月 21 日 5:06 PM

我覺得,沒有關係的,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行事看看,若是會對生活造成了困擾,再回頭來檢視哪裡並不適合,再去做改善就可以了。畢竟,已經一再妥協地過日子,一再受傷的過日子,就在可以自己做主的地方,做自己想要的吧。 我也是幾乎把藥都吃遍了,但是也是沒有什麼效果。現在藥物大概對我都沒有影響,所以我也不知道我還能怎麼樣維持我的生活不至於會影響到他人和我自己。我做的也是把自己的情緒掏空,讓自己當一個米蟲,開機和關機基本上是一樣的事情,完全地格式化自己,這樣好像就不會造成太多麻煩。 辛苦你了。 所以請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吧,因為並不是會傷害到別人的事。如果之後自己感到不適,再來進行調整,至少自己有了這樣的經驗,知道沒有辦法了,而不是吊著一個希望,但是不做,然後覺得苦惱。

2022 年 7 月 21 日 5:13 PM

我的身上也是沒有一處是完整的,能夠割的能夠藏的不能藏的地方都留下了很多疤痕,也想過離開世界,也嘗試離開世界,只能說所能做的都做過了。 我沒有和你相同的人生經歷,所以沒有辦法共感你的感受,我也沒有資格說可以理解你,只是想說,辛苦了,真的辛苦了。

原作者2022 年 7 月 25 日 2:03 PM

謝謝你的話,讓我覺得有種想哭的感覺⋯⋯ 我母親在我國小時也有憂鬱症跟創傷症候群,就跟我一樣,我花了好幾年的時間陪伴我母親,甚至自顧自的擔任起「丈夫」的角色,日日夜夜哄她睡覺,每天下課就是陪伴我母親。 但這其餘的時間,盡是我哥對我的設計跟我母親男友的覬覦,我總害怕每一天的到來,但為了我母親我必須勇敢。 所以,只要我母親沒有看到、沒有聽到,一切都可以當作沒發生過,我只需要在我母親面前露出笑容,「今天的我也是很開心的」,所有不能搬上檯面的事我來扛就好,我母親什麼都不需要知道。而她的心靈一點一點的治癒,我的心靈一點一點建立了無數的創傷。

原作者2022 年 7 月 25 日 2:38 PM

抱歉,雖然我蠻想哭的,但我卻掉不出一滴眼淚。 其實,人生經歷的事情會很多,我也經歷過豐富的感情,但總是不是那麼美好。一開始很好沒錯,但最後的結局永遠都是利用、欺騙、洩慾工具。 我也曾遇過各種糟糕的人,他們總會用各種手段把我綁在身邊,以保護的名義、以我無知路癡,沒有交通工具的名義、以錢的名義,這些都只是他們想把我留住的藉口,只不過是因為我有利用價值,只不過我是方便的洩慾工具,只不過我是帶出去可以炫耀的女友,僅此而已。 然而我經歷的期間遇過很多糟糕的事情,不論是沒徵求我同意就硬上、對我惡劣的言語冷暴力、差別待遇到我都不知道他朋友是女友還是我才是女友、明明同住一個房間,彼此都有工作,卻都怪罪我不整理房間掃廁所洗衣服,而不檢討自己、利用我賺的微薄薪水來購買男友要的東西,稱說這是必需品、其他更多不可理喻、更誇張的行為我就不多說了(不太想說),至少我體驗過什麼叫做「臨死的絕望」。

原作者2022 年 7 月 25 日 2:40 PM

不過這些感情的種種創傷,其實對我而言就像輕描淡寫,幾個月晃眼過去也就淡忘了,也就不重要了,反之讓我成長,學會看清楚男人一開始的好都是會變的。 所以在感情上的創上,其實根本遠不及家裡給的創傷,那種說過要保護我而設計傷害我、輕蔑我、嘲諷我的家人,那種曾說過要保護家人而選擇暴力解決一切的家人。

原作者2022 年 7 月 25 日 2:51 PM

我曾努力的想堅持下去,努力的讓自己開心,尋找所謂的快樂與幸福,但當我一直不斷尋找時,我發現我根本不配擁有,汙穢的我瓶什麼擁有幸福?卑劣過去的我憑什麼擁有快樂?即使有了也只是一時的,只要擁有了就會貪心的想要更多更多,想要一直擁有。我不能貪心,所以我一直覺得這樣就好了,這世界上比我悲苦的人還要更多更多,我只是微不足道的其中之一而已,所以我不敢奢求,也害怕擁有快樂與幸福,因為我害怕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