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06 月 21 日 11:21 AM

他人、自我

有些瞬間 我總會產生些迷惑 當遭遇一些人造成對我的挫折、沮喪失望後 聽著音樂迴盪在耳裡與心間 上一秒還在默默流淚 也在腦中想像著「自己央求路過的行人給張面紙讓自己拭淚」的畫面 下一秒像暫停一樣 一切好像變得不需要哭泣 也浮現為什麼要難過的想法 心裡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甚至有些納悶為什麼要難過這件事 接著以第三視角似的看待自己 想起關於「為什麼遭遇這些事」、「為什麼要難過」、「為什麼是自己」......思忖片刻間 忽然地都擁有答案——因為「不夠好」、因為「沒有原因」、因為「性格」、因為「活該」......想著就忍不住感到有些好笑,夾雜著真是糟糕與幸災樂禍似的笑容,但一旦回到自己去直面那些感受,又是更加痛苦的迴圈 依照每次不同,有時會是流淚哭泣、有時是笑出來,偶爾是痛苦煎熬到麻木,偶爾是無所謂的態度,還有一些時候是捂著面目無聲尖叫哀嚎著,為什麼呢? 好像這一切是因為我太玻璃心了,好像是因為從哪裡開始不對了,一條岔路的抉擇選錯後,如同挽救不回、無法回首的命運那般,等待著每日發生不同的話語去降臨至身上—— 當作是一場秀吧,我認為這是個好辦法,不要那樣直接感受自己心中最實誠的所有,會因此意識到什麼更加痛苦,那太令人傷心了。

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