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06 月 13 日 03:46 AM

孤獨

理想主義者的我嚮往烏托邦 、桃花源 渴望那般友好相處 可是在遭受一連串的攻擊後 變得多疑猜忌人心 一方面對人感到無比失望 我曉得投射在他們身上的是我的期盼 但沒有人本來就必須去回應與塑造成為 我也知道當在路邊嚎啕大哭時 不是任何人願意伸手安慰 更多是畏懼也害怕認為自己奇怪的目光降臨在我的身上 世界之大 人那麼的多遍散在各個角落 我一個渺小到消失也不會被曉得的存在 甚至網路那麼大的廣域也能連接到遠方另一頭 為什麼我仍感到孤獨與悲傷 有很多時候對於和這世界的連結 眾多人來人往的地方 我好像格格不入 就像世界上只有我這個異類

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