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6 月 12 日 6:45 AM

好像沒辦法原諒了

當時家族治療的時候有諮商師說過他們這樣會對孩子造成很大的傷害。那時他看起來像是沒聽見一樣繼續哭自己的,後來也真的像沒聽見一樣繼續歇斯底里。 原本我以為的溫暖幸福,就莫名其妙在某一天被撕爛,讓我看著裏面的腐敗。 我不想看見的,但他太瘋了我擔心他會傷到他,所以只能聽著他們的爭吵,出手的時候下去阻止,他的情緒非常有張力每次憤怒的情緒都讓我感到畏懼,去阻止的時候都要直直面對一次。 每天放學回家坐在門外默默聽著那些沒胃口,進去就躲回自己的房間。 我對他感到憤怒,因為他一手把我們帶大所以我清楚他很辛苦,我覺得他辜負了他,後來我回到家時看到他已經坐在客廳心中會冒出怒火,但我也愛他啊。 久了之後我對他這個抗議的方式感到非常厭倦,我總被他的情緒影響他生氣我恐懼,我不想要再每時每刻都感受到這些,不甘我的事不是我做的拜託不要再這樣釋放委屈,但看著他難過我也很心痛。 我忘記後來他們怎麼繼續過下去,不想知道,再過了幾年那些事情已經可以平淡一點的提起,很偶爾會被他挖苦,我也笑笑跟一句話,但我心中的芥蒂沒有消失。 再那之後沒人關心過我怎麼過的,明明有人跟你說會讓我受傷,你沒在聽吧,你總是四處抱怨發洩,但這前後我從來沒有跟誰訴說因為考量他的工作,只有我,獨自在這個地方。雖然前面說是我們被帶大但另一個長大不在家中,即使是兩個人也要記得只有你一個那麼這些事情就不會因為你認為原本應該有另一個人伴著你承受而感到難過,我覺得自己很孤獨我只能一個人忍受一個人消化,後來我被分手感覺世界真的丟下我了,於是我隨便抓了腐木才發現是腐木給了自己第三次傷害,最後我變得孤僻朋友說我超怪。第三次傷害後我變得會跟他討論我生命中糾結他也輕輕的拯救過我,但他總覺得我想太多無法理解,在他的開解中有許多不認同在相處上他有太多試探於是我又漸漸遠離他。 幾年後我在某個半學校半社會的牢籠快要撐不下去,我希望他能同意我放棄讓我回家休息,向他說著像是病症的種種嚴重影響到生活已經持續太久我已經沒辦法再保持正常普通了,他說哎唷我的孩子怎麼變成這樣我會跟他談的,過了一陣子我問他怎麼樣他說他忘記了。我終於死心了。 我其實算是樂觀也很固執,始終沒有離開因為相信世界有美好等著我去看見所以我死賴在這,但如今我還在這個牢籠撐著,無法變得更好就連維持著正常都時常讓我感到太吃力,再過幾年也許我就可以瞑目了。 對不起打擾了,因為我仍然沒有人可以說,這裏只是概述走個順序,想試著整理腦中非常混亂的思緒,想了好久好久好久,真的不知道在哪個環節出問題。 希望不要勾起誰深處的記憶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