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2022 年 06 月 10 日 12:20 PM

遲遲不敢踏入諮商室的原因

我已經靠藥物控制狀況穩定 停藥很常一段時間了 突然想起來最痛苦的時候 非常非常無助想找心理諮商 但卻一直到最後都沒有走進去 現在可以好好整理了 打下來紀錄: 1.經濟問題:就不多說了,尤其當時還沒有穩定收入。 2.家人不認同:雖然我最後很幸運終於還是在家人的支持下踏入了精神科,但是家人始終沒辦法理解心理諮商是什麼概念,而且費用又比去醫院高出很多,加上諮商是長期性的,難免讓他們覺得錢丟出去就像丟進大海,或是覺得心理諮商感覺很像某種很抽象沒有根據的宗教信仰。 3.我非常害怕沒有用: 當時非常無助,很害怕如果連心理諮商都沒有用了,那我是不是徹底沒救了可以登出人生了。雖然這本來就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我當時真的非常害怕我沒辦法撐過那個過渡期,有種把心理諮商當最後希望的感覺,我怕希望滅了我就跟著完了。 4.我真的感覺很孤單: 當時我心裡感覺孤單到覺得自己隨時可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有很多很多很多不開心和不快樂,但是不知道找誰說,覺得所有人都不是真的關心我,覺得我自始至終都是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自己走進心理諮商,不知道這件事可以跟誰說。就已經在覺得自己沒人愛了,還要對一些僅存還勉強可以支撐我活下去的一些比較親近的人隱瞞這種重大決定,除了覺得自己很可悲,怕他們不理解或是會覺得我需要特別「照顧」,也會覺得是不是其實這些人跟我關係根本就沒那麼好,連你們我都要隱藏,那我到底可以依靠誰。走入和走出諮商室對我來說都是壓力,我卻要自己一個人承擔,沒有人可以陪我走過這段路,如果活在世上卻跟所有人都距離那麼遙遠,這樣的話,我還不如放棄活下去。 5.社交障礙 這是沒有醫師證明的,但的確從小困擾我到大,更別說憂鬱症的那段期間了。其實以前有因為打工壓力我有進去過大學的諮商中心,那時候諮商師就跟我說過我常常突然不講話。更不要說憂鬱症時期了,我根本不知道從何講起,而且還是面對一個陌生人,連正常對話都有問題了還談心。而且還要自己鼓起勇氣走進去諮商診所,還要可能每個禮拜固定時間出門走去諮商室,這些都我感到很焦慮,我還不如躺在家裡。 6.我明明沒事啊 還活著,還可以上下班,還可以偶爾點點外賣或是出門去買飲料。生活應該無憂無慮,家庭健全,也看不出有甚麼能讓我煩惱到需要心理諮商,真的有點好笑,我明明沒事卻自以為很可憐。那時的我這麼想。 大概這樣吧,那時候想法真的很負面,但我是幸運的,現在我狀況好多了幾乎沒什麼大問題,也正是這樣我才開始慢慢有力氣去理解過去的自己。 以後,等我經濟來源穩定了,也許會從新鼓起勇氣走進心理諮商診所。我了解有很多很多事,並不一定要等到撐不下去了才解決,有很多很多問題,就算爛著放著一百年,也還是可以再拿出來重新整理的,對吧。謹以此提醒自己要記得。

921

2022 年 06 月 11 日 11:46 PM

我們有些情況很接近,對你所說的非常有同感,我也覺得自己人生沒有什麼大事,甚至原生家庭也算是純樸善良的類型,很害怕自己的憂鬱被別人認為是在無病呻吟、不知足…… 在經濟方面我應該是下一個階段的你,已經努力讓自己準備好可以負擔自己的諮商費用(我收入並不高,但我努力先存一些錢,也有把情況持續告訴我的諮商師,把擔心分擔出去,發現並沒有自己預想的那麼困擾別人) 覺得你能夠有很多自我覺察,真的很棒,也祝福你未來能夠碰到適合的諮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