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04 月 29 日 01:48 PM

愛情長跑後的離散

我跟陪跑員在一起11年,因為家庭不贊成的關係我們一直不是公開的關係。 身邊只有非常親近的家人朋友知道我們的關係。 從剛開始就是像飛蛾撲火的愛上,覺得肯定會分的慘烈卻也克制不了心裡的悸動。 剛在一起的前兩年經歷了跨國遠距離戀愛,後來我到陪跑員的國家定居陪伴。 日子不是一路順遂,上不了檯面的感情也成為我們感情裡的一根刺,但因為這樣我們比一般情侶都還更悉心的維繫我們的感情,身邊知情的朋友也常說我們在一起這麼久還像熱戀。 後來慢慢的感覺陪跑員的疏離以及改變,也是在那段日子開始深深懷疑自己,也覺得自己很糟糕- 沒有回應的訊息,好像比身邊朋友還疏離的距離,都讓我懷疑我自己是不是活在自己一直以來捏造的想像裡。 後來陪跑員終於開口,闡述著面對社會以及家裡壓力,在在都讓他覺得這段感情沒辦法繼續,而在那些拉扯的時間裡,他也想過或許過段時間就好了,這麼長時間的陪伴,他也有許多不捨與煎熬 看著眼前陌生又熟悉的他,我聽到我自己輕輕的說我覺得我準備好了 (分手) ,他瞬間哭出來, 我想那眼淚是不捨但更多的,是解除壓力後的釋放,因為這麼這麼了解他,所以不捨得他再為我們的感情掙扎。 分開後我們還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那模糊的距離也成為我們關係中的攔阻 他覺得凡事就好好切乾淨,面對我的關心與詢問,他表示壓力很大。 我覺得很受傷,因為我覺得過去11年,我們不只是情人,更是家人朋友,那這些角色的延續,怎麼可能連關心都沒有呢? 分手三個月,心痛到撕裂的次數大大減少了,只是心中總隱隱的痛,也覺得遺憾,雖然心裡也知道分開對彼此都好,也沒有回去的退路了。 他像這場愛情長跑中的陪跑員,督促著我的體力,耐力還有適合的距離,在轉換跑道的岔路他跟我說那好了,接下去的路你自己跑了,在我還計畫著要帶兩人份乾糧的時候,他說不用了,我等下就去吃麥當勞了。 蘭因絮果 - 我們的青春,我們最快樂的那幾年,沒有未完待續了。

1732

こゆき2022 年 04 月 30 日 05:12 AM

愛情就行賭博一樣,明知道沒有結果,還是飛蛾撲火。 感情中,男生語言推拉,動作推拉,框架結構推拉,女生獲得的超過一般情感過程10倍百倍的情緒快感體驗。 你們的感情,就是得不到,又有得到的推拉感,刺激後的爽感情緒太高了,女生自身的多巴胺閾值被拉到了一個極高的程度。 這個時候你的大腦本能的默認,只有在那個男人那裡得到加倍快感的反饋才能滿足現在的多巴胺閾值。其他的都不行。 情感成癮夠,一定要去找他糾結,受虐,核心就是被虐那麼多次都是痛那就是僅存的那一次快樂可能,都會讓大腦的多巴胺系統本能的趨勢機體去追逐,再求一次吧,萬一他答應了呢!他答應了就能滿足多巴胺閾值了。 這個過程好比賭徒在老虎機前輸了好幾次,但下一次萬分之一贏的可能就是你對感情飛蛾撲火的向往。 我看了一本日本一個時尚教主的自傳,個人覺得,我們在這個世界好像就有使命,生命到達快終點的時候,很多人感悟,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為自己的夢想嗎?為成就更好的自己而為這個世界做一點小貢獻嗎?一生忙碌碌,從小女變成女人媽媽,難道只糾結於遠離某個人才能生存嗎? 我還有做很多事情,我要成就自己。之後才不會後悔。

原作者2022 年 04 月 30 日 09:02 AM

很棒的論點耶,人就是愛賭一口氣爭一把對吧! 其實眼光拉長遠一點,現在糾結的所有事情都終究歸於生命裡的一個小點而已,自己也知道只是現在好難客觀的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