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04 月 26 日 10:40 PM

[恐慌/焦慮]已經影響到我的生活…

已經長期都有過度焦慮/難以放鬆的問題,不太清楚如何調適。有許多書籍會教導一些比較基本的技巧,例如:冥想的引導、試著使用一些具現化焦慮的方式(例如:想像焦慮是一顆毛線球、一團火)、配對式肌肉放鬆… 但是有時候焦慮/恐慌還是有無法控制的情況。有時候馬上就讓我感到難以承受,在日常的日子裡面,常常有些恐慌讓我覺得無法停下來好好休息放鬆,而且總是會使身體出現一些壓力過大的身心病(例如:腳上會因為壓力過大而長汗皰疹)。 不知道如果是專業的心理師,您們會希望這樣的狀況自己如何做處理呢?因為諮商總是讓我感到很害怕,常常因為害怕講出自己內在的事情而不敢繼續諮商,或者是因為諮商師不太理解我的情況,讓我感到很挫折(例如:有時候因為不敢傾訴自己的想法,導致諮商停滯不前。) #我曾經有諮商經驗,和一些心理師一起做諮商的會談,但是效果並不顯著,有時候談了快要到整個會談8次結束,我都完全無法信任諮商師。 不清楚自己該如何面對這種情況?如果這樣,我還需要去諮商嗎?

4721
楊漢章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楊漢章2022 年 04 月 27 日 02:06 AM

你好 一般來說,心理師的訓練相信人的身心反應跟內在的經驗有關聯,因此工作時一般透過提問去了解你的背景、發生事件和內在的想法。 對於揭露自己內在經驗,每個人的準備程度不同。有些當事人進入諮商,就可以開始工作去討論問題。而有些當事人需要先感覺到信任和安全,才能去處理來諮商的問題。這沒有對與錯,只是需求不同。 你描述的害怕講出內心的事情,或許與恐慌/焦慮有關聯。雖然如此,要能面對這個議題前,需要先照顧自己需要安全信任的需求。因此兩個建議: 1.調整對諮商的期待:給自己較長的時間預備(包括費用)跟心理師合作建立信任,不是馬上想要去處理恐慌的問題,降低目標導向。因此,可以直接與心理師討論諮商步調,「我沒有要很快去處理恐慌,我想要先能夠在諮商中覺得安全,講出心理的想法」 2.可以尋找對口談需求較低的諮商方式,像是表達性藝術治療、沙盤/沙遊,或是生理回饋治療。降低需要表達造成的壓力。 以上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