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04 月 22 日 01:02 PM

媽媽沈迷宗教,她很愛我但我感覺不到

從有記憶以來媽媽就是佛教徒。 曾經在我8歲時,私下幫我報名了佛教夏令營,然後把我載去活動地點,偷偷丟下我就離開了。 在我9歲時,被哥哥性侵了,我跟媽媽說,但她沒有相信我,還是每天叫哥哥跟我一起洗澡。那之後每天都被性侵,直到12歲。 10歲時,如果不陪媽媽去參加宗教活動,她會覺得我不愛她了,告訴我她也不愛我了,所有她給予我的東西她都要收回。直到我服軟才會把東西還我。 11歲時,本來就貌合神離的爸爸媽媽差點真的離婚,每天媽媽都向我抱怨著全家人的所作所為,告訴我等我和哥哥自立了,她要出家修行,生下我們就是她人生中最大的錯誤。 12歲時的暑假,每天帶我參與佛教活動,因為那裡準備的東西都是我不能吃的東西(媽媽也知道),所以那陣子每天都只能吃一餐少量的菜而已。 14歲時,媽媽覺得我的班上某位低收入戶的同學很可憐,買了好幾件新衣服送她。我很羨慕,那時的我從來沒有穿過新衣服。 15歲,對於選志願很茫然,跟媽媽討論,她說我是有慧根的人,一定能走出最好的路。 交了第一任男朋友,媽媽塞了一大盒保險套給我叫我做好保護措施,如果不小心懷孕了,她絕對不會允許我墮胎殺生,她會幫我辦休學好好將小孩生下來,然後我的人生就會毀掉(她就是用人生毀掉這個詞來說的)。 16歲到了外縣市讀書,一個月只有4000元生活費,媽媽她有時會忘了匯錢,因為以前哥哥只要打電話給媽媽要生活費,媽媽就會很生氣地向我抱怨發洩,所以不太敢跟她要錢。 在我每天只能吃10元的營養口糧時,她以助人布施為由捐了好多錢出去。 跟媽媽說我沒有錢可以吃飯時,她很開心地說「這樣就能順便減肥了呢!」(我的體重適中偏輕) 17歲,媽媽把我和她一起住過的套房便宜租給佛堂的師姐,因為覺得對方很可憐。媽媽搬去了她自己經營的素食自助餐廳樓上,從此以後回到她那邊再也沒有我生活過的痕跡,也沒有只屬於我們的空間了。我越來越少回家。 19歲,企業實習遇到了職場霸凌,每天都好想死。向媽媽尋求安慰和幫助時,她說她有幫我向佛菩薩祈禱,唸經也有迴向功德給我,我會過得更好的。並沒有,我依然每天都想死,哭著上班下班過日子。 20歲,依然是情緒低落的一年,我不敢去看精神科,重鬱症的朋友說以我當時的程度,一定會被強制送醫。我崩潰大哭著跟媽媽訴苦,媽媽只是一直唸著佛號。 「妳為甚麼不聽我說話呢?不要再唸經了好不好,妳可以安慰我嗎?」我哭著問她。 「我在請佛菩薩安慰你呀。你一定是被冤親債主纏住了才會這樣,我覺得你應該跟我去一下佛堂,你就會好起來了。」 21歲,我被最要好的朋友攻擊了,精神崩潰再次試圖尋死。媽媽說我可能上輩子欠人家,這輩子才要這樣償還。 22歲,媽媽救了一個流浪漢阿伯,把阿伯帶回家對他很好。我不喜歡那個阿伯,他甚麼都不知道,還教訓我:「妳對妳媽態度應該要更好一點。」媽媽還帶著那個阿伯回我們家過年、過中秋,我很反感家人難得團聚的時光有外人存在。 某次媽媽要來找我,我請她務必不要帶那位阿伯來,因為我想跟她相處就好,但她還是帶來了,開車到半途時才打電話跟我說。我大哭,在電話裡對她咆哮,她向我道歉,事後她說她一點也不生氣難過,因為她知道我只是被冤親債主附身了而已。我聽到後覺得非常失望,但我不確定我在失望什麼。 她總說她很愛我,但我怎麼感覺不出來。明明我也很愛她,我們也有過很多快樂的相處時光,但怎麼只要一想到我媽,都是這類不快樂的回憶。 我好討厭她沈迷宗教,為什麼她會深信戰爭是因人類不吃素的共業引起的,只要吃素念佛,戰爭就會消失呢? 為什麼她會覺得念佛就可以拯救我的憂鬱?如果可以,為什麼我一次又一次控制不住地崩潰自殘? 為什麼她對家人以外的人都那麼好?她覺得幫助他人是行善,會累積功德福報,將來可以轉生西方極樂世界,但親近的人就在受苦卻視而不見。 討厭她因為我對佛經理解力強,就說我很有慧根,不管我遇到什麼困難,她都覺得我能靠我的慧根解決。我好無助,我根本不知道能跟誰求救,也不知道有問題可以問誰。 有時候想起我媽,所有從小到大難過的記憶就會被連根拔起的想起來,心情就會變得很低落。 現在已經不會想死了,但我不知道要怎麼解決這種情況。 文章很長,也不知道有誰能看完,唉。

1824

匿名2022 年 04 月 23 日 01:43 AM

感受得到你是如此痛苦⋯⋯或許和媽媽劃清界線,過自己的人生,不把期待放在媽媽身上,會好過一點。畢竟家人不是我們可以選擇的,但有毒的家人,我們也未必要全盤接受,保持距離也沒什麼不可以。

匿名2022 年 04 月 23 日 01:46 AM

祝你能好好珍惜自己,保護自己。當你真心覺得自己很重要,而不是媽媽說的就是一切時,或許別人也就不再敢欺負你了。辛苦了⋯⋯⋯⋯

2022 年 04 月 23 日 11:41 AM

想到恐怖片 咒

2022 年 05 月 05 日 11:10 PM

我看完了你的文章,真的無法想像你在那樣的環境長大,還能保持正常。 個人覺得問題從來都不出在宗教上面,而是犯罪跟不負責的母親帶來的混亂生長環境,身邊很多侵犯你的人,該報警要報警,該保持距離就該保持距離,該搬出去就搬出去,狠下心獨立起來,狠下心提告,我覺得自尊是一點點找回來的,等你有天拿到了你該拿的,就會知道自己是誰。 請撐下去,往後的人生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