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i2022 年 02 月 23 日 02:44 AM

已經沒有眼淚的婚姻

結婚十年,原本很體諒諒先生家庭的不美滿,直到婆婆跟公公吵架逃離搬進我家開始,我的惡夢不斷,公婆常常在我家吵架甚至拿刀威脅,我被公公拿刀要砍殺過,還常常家庭暴力,還好我身手矯健帶孩子躲回房間,長期面對婆家人與配偶言語上的暴力、怒罵,我很怕孩子在這種環境下性格扭曲;近期我先生未經我同意下私自竊取我手機上所有資詢及line對話,我有在工作,同事很同情我也會聽我抱怨,近日因為配偶竊取我的通訊對話,他怒說要告我同事⋯⋯,我身心靈受怕,也覺得電話遭監控非常不安,前提配偶還揚言不論黑白道就是要讓我同事好看,我很擔憂害到身邊的人,在家要堅強,我已經無處可以宣洩,想想都會在工作時哭泣,為了孩子沒有走絕路,但我已經失去我自己,我該如何為了孩子走下去,面對這個恐怖配偶我要如何反擊⋯⋯

1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