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Ror.2021 年 12 月 13 日 09:08 AM

在漩渦的世界破碎的又有幾面

我不知道我確切該被如何診斷,那些疾病的名稱像是取代我名字的標籤立牌。 我現在有一點恍惚,每當這時候我總會感覺自己輕飄飄的,同時也會無法肯定自己打出來的字句。 我現在在在服用躁鬱症跟焦慮症的藥物,不過醫生的備註上寫著我是多重人格,大約是和我的解離症狀有關。 我越來越少去思考關於解離的問題,每當我想去分清,這一切就會變得越加破碎,可能看著自己的倒影卻感到陌生的感覺讓我怕夠了。 我分不出來,我有時候在夢裡會看見另外兩個好像是不同時期的我,有時候他們也會在我背後對我悄悄話。 另外一個是與他們無關,極端黑暗冷血的我。 「我」冰冷到好像所有事件都與他無關,誰死誰傷都不屑一顧,甚至可能還會沒良心的冷笑。但如果另一個「我」親眼見到別人受傷的話,肯定會擔心的不得了,感到害怕擔憂,幫忙處理、安慰、安撫……我在打這段的時候我一直在猶豫要說「他」還是說「我」 但最終我發現我分辨不出誰是誰,我現在是誰,又要以誰的口吻說話…… 其實我很害怕。我還沒被真的診斷成人格疾患,但是就像是我也很清楚,我可能再受到一次不可逆的傷害我就要墜落下去了,好像這一切只是遲早,而我不肯所以在邊緣瘋狂掙扎。 我其實很害怕,其實我只是不願意去想,但我已經不知道多久,都不知道,我到底是誰。

9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