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1 年 12 月 08 日 06:58 PM

歷程

我生病四年了哈哈,從一開始無法接受,到現在好像慢慢習慣了,以前覺得很不平衡,因為生病了所以很多很多事都慢慢做不好,也越來越常否定跟傷害自己,我曾經自殺過兩次,因為我其實是一個驕傲的人,所以就跟呼吸突然不順暢,走路突然常常會跌倒一樣,我慢慢開始做很多事都不順暢,我很恐慌,因為有那麼那麼多事,我曾經習以為常,跟呼吸一樣,我認為那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我開始厭惡自己,我很害怕,因為從小我被灌輸的觀念就是,你一定要會做什麼對社會有貢獻的人,這才是你存在的意義,所以我很恨自己,我開始慢慢覺得我不應該存在,或認為我沒有價值,應該死去,這樣兩極的心理活動大概直到今年才結束吧,我或許真的很怕給別人添麻煩吧,這大概比傷害我的臉還要令人難以忍受,我一直很沮喪,也不知道從何改變,從前也算半個社交達人吧,看著自己狀態日漸衰弱,真的很難受,不管是心理還是身體,我常忘記吃飯、常徹夜不眠、空腹喝酒、常傷害自己卻又不包扎傷口,於是我常常進出診所和醫院,我有時候不知道,我想殺掉的到底是自己,還是想死去的自己,我以前啊,是校隊,成績也名列前矛,可是我的韌帶斷了,我喜歡的籃球,偶爾會去代跑比賽的田徑和排球,都因為自己的狀況越來越難做好,也因為傷勢做不到了,成績也因為服藥等原因,慢慢下降,我常常忘記事情、忘記要做的事、忘記吃飯、忘記朋友的名字、忘記很多很多事, 我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為什麼以前和喝水一樣簡單的事,為什麼越來越難做到,身邊的人說,一定是你不夠努力才會這樣,所以我也試了很多很多方法,可是我的腳還是沒有好,也回不去球場,跟教練還有隊友也多很多齟齬,因為我不敢說,對不起,我生病了。我現在感覺我是一個沒有情緒的肉塊,其實我很累了,生病這段時間看透了很多人際關系,那時候割腕真的其實不會痛,因為就像一個信號告訴自己,可以走了,所以我就在凌晨兩點的KTV淌著血被送去急診室,然後我瘋魔的問朋友為什麼要把我救回來,我現在很多問題都還沒有答案,很迷惘,但卻就只能往前走,我還是一樣很累,很笨拙的,在試著不要給人造成麻煩,我,好像也忘記怎麼哭了

1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