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1 年 12 月 1 日 4:39 AM

心裡跨不去的坎

我在幾年前跟前男友分手,原本和平分手都好好的,直到從前男友朋友那得知他在跟我分手沒多久後就帶新女友回家,我知道的當下很慌、不知道如何是好,而我家人給我的回饋是要我去祝福對方,沒人接住我當下的情緒。 在知道這事的隔天是上班日,當下還身處那個情緒中的我幾乎可說是用盡全力地否定自己,認為自己一定做不好工作,就找盡藉口不去上班到了沒假可請的時候,我變成當天起床後覺得不想上班就曠職,最後因此被開除。後續也陸陸續續找了幾分工作,也都是不想去就請假不去或不說一聲直接不去。 即便告訴自己這樣不行,要回去上班、好好工作,但隔天起床後那個心情一來就還是繼續請假不去上班。工作變成上幾天就不去,或是上一天班就不去。 然後今年甚至有份工作是因為帶我的人對於打來的電話不耐煩碎嘴了句「煩死了」,我當下就覺得這我不行,就找藉口離開現場、騎車回家了。 最近有份工作是前兩天都好好的,第三天到公司,喝了杯咖啡讓自己醒腦,同事也陸陸續續地來了,結果我就因為當下有個「想回家」的念頭,我就直接騎車回家,打電話跟對方提要延期至十二月上班。 還有份工作是早上跟著帶我的人學(雖然她講什麼我現在的印象都很模糊),因為離家很近,所以午休是回家休息的,結果在午休快結束的時候,又一個不想去的念頭,我就又跟對方延期到十二月報到。 現在十二月了,要去上班前我一直在糾結要不要去,心裡也清楚不跨出第一步不行,但結果最後還是找藉口不去了。 我真的很難受,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心情上也充斥滿滿地挫敗感。 最近有份工作

6738

原作者2021 年 12 月 1 日 5:01 AM

跟市府提供的免費諮商談,對方也只是叫我去做身體掃描,對我來說根本沒什麼用處

原作者2021 年 12 月 1 日 5:18 AM

我現在就算想起前男友也不會像之前一樣慌亂了,甚至還會無聊地去想其實他在跟我分手之前就已經跟新女友曖昧之類的。 我已經不在乎他了,但我的工作一直都沒有前進,彷彿依舊停留在那個否定自己的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理智說我要去面對,但情感總是凌駕於理智之上 心靈雞湯總是說依照自己心裡所想的去選擇,但我選擇的永遠是錯的 在這樣下去只會拖累家人,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挫敗感好重,好難受,自己好沒用

無名2021 年 12 月 1 日 11:56 PM

你好,我想我能夠體會你的心情,家是一個讓我們安心的環境,當遇到挫折時,是腦袋中第一個想到的。

無名2021 年 12 月 1 日 11:56 PM

當工作環境本身對你來說是一個壓力,我會建議循序漸進的接受它,可以從慢慢延長待在那裡的時間開始,一開始不用很長,甚至進去看一下就是很大的契機了。

無名2021 年 12 月 1 日 11:56 PM

再來待在工作環境中時,可以隨意的看看周圍的事物,對環境不那麼陌生的話,也會比較有認同感。

無名2021 年 12 月 1 日 11:58 PM

最後關於做得好不好這一部分,我覺得我們不用一開始就很完美,慢慢的照著步調走、或許沒辦法立即看見變好的足跡,但是你選擇去累積的生活一定會為你帶來什麼,加油。

Z2021 年 12 月 3 日 1:11 PM

目前版主碰到的狀況,感覺像是把跟男友分手的情緒轉移到工作上了。是不是會感受到自己很沒用、很害怕踏出一步去接受新的世界。可以的話盡快做諮商對自己比較好喔

楊漢章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楊漢章2021 年 12 月 3 日 2:17 PM

你好 文中提到分手後,就開始了要穩定工作出現困難。工作環境出現某些訊號,你內在就會出現某種反應,而你也跟隨內在反應而行動。裡面的關聯是需要進一步找人談談和釐清,才容易疏通裡面的困難。 你提到市府的免費諮商,若受限於次數和單次時間長度(例如僅一次,30分鐘),可以猜想到建議身體掃描的用意。能覺察並且練習涵容內在的感受,而不會讓感受決定行為反應。就像遇到下雨天出門覺得衣服會淋溼覺得煩躁,但當人比較能管理情緒時,可以忍受煩躁感而能出門做該做的事情。因此,若期待能很快消除這些不舒服的感覺,就容易覺得失望。 若無法安排維持數次的諮商,釐清感受和行為之間的關聯。或許可以考慮就醫接受藥物治療或是參考該心理師建議(練習身體掃描)幫助自己。提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