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1 年 02 月 23 日 05:51 PM

切了諮商師,覺得非常腦怒😩😤😣

和諮商師的合作整整ㄧ年又兩個月,因為種種因素,很想知道關於時間的規劃,真的認真提出了,覺得ㄧ直收到跳針和鬼打牆的回答。關於時間的討論狀況大概如下: 初談:諮商師表示,希望用8週時間來了解一下狀況再做次數評估,我則明白表示,我可以用一年時間來諮商,我知道治療是慢慢長路,我可以理解。(我覺得我身為個案當下我確確實實誠諾了一年時間,而我之後也有達到,沒有違背誠諾) 諮商約10月開始:我開始覺的對於時間有點焦慮和疑惑,大概每隔兩三次我就會用輕鬆有點開玩笑的問,我大概還要看多久?諮商師大概都會說:有些人可能覺的情緒過了就會選擇結束,但也有人想要再更多了解自己所以選擇繼續,所以時間拉長到2-3年也是大有人在。當下我因爲知道自己還需要諮商,所以多數聽到回答後,會沉默並表示理解,但也沒給出任何誠諾~ 諮商大概進到11-12月後:因為狀況有時比較起伏,但其實一年時間快到了,我提出快到一年的期待時間時,諮商師有表示,可以考慮一下一週來兩次。後來我偶爾會在諮商時說有考慮1週可來兩次,或是即始超過一年我還是會繼續。 終於諮商過了一年後:因為我狀況有時比較低潮,我知道我確實還需要諮商師的扶持,但表示經濟考量我改為兩週一次,但因為實繼執行下來我覺的穩定度有變差,我趕快讓諮商的頻律改為1週1次。 諮商1年又一個月後左右:因為我突破自己的心房,願意和諮商師分享自己深藏已久的祕密,整個人變的很輕爽,雖然我深知自己還是個抱持一些議題的人,終究思維要根本改變,以年來計很合理。 但剛好遇到過年休息期間,我狀況意外的穩定,即使我知道自己還是可以從諮商中獲益良多,但考量花費我內心已經想先喊停,之後就是年後第一次諮商前了 最後一次諮商前五六天我就先跟諮商所轉達我想先暫停,之後隔段時間再重啟。 於是終於在最後諮商的那一天,針對時間議題,我直白的提出討論,我表示因爲經濟因素想暫停,還會不會來我不知道⋯⋯⋯但我想問諮商師,我還需要看多久?(我同時提醒他之前討論時他有說過,如果要結束他會說明還有哪些議題需要處理)他的回應是,他會讓個案自己決定,但我個人從現況來看會建議還是維持1週1次或2週1次,我回應兩個方案我都先暫停,但我有表示我想知道我在哪個階段和哪些議題待處理,對方都不回答也不回答我還需要多久,我也表明我身為被治療者不知道這些答案我們也會很痛苦,我覺得我從頭到尾如此誠心想要一個答案,都如此困難,其他問題如果因爲治療手段不能回答我都可以放下,但是為何在時間上連一個可以接受的說法都沒有!😤😤😤😤😤😤😤😤😤😤 我甚至覺的諮商師可以回我像是:可以再觀察8週再討論。這樣的說法我都可以接受,這樣重啟諮商前我就知道我可以先做多少準備⋯⋯但始終得不到一個答案!真心覺得對自諮商,對心理治療非常失望,當下決心~~切了諮商師。 是否有比較資深,對於動力派諮商比較有了解的諮商師,可以幫忙我解釋一下諮商師這樣回應我時間的原因何在?

5714

匿名2021 年 02 月 28 日 01:52 PM

我覺得你自己就是自己的諮商師 當你有某些想法時就會有某些行為 是正常的 一切都會過去 復原只是需要時間罷了 加油💪

原發問者2021 年 02 月 28 日 02:08 PM

感謝~我的問題很大部份還是對應到諮商師的回應所帶給我的疑惑~在某一種客體理論+依附關係的治療操作下,我ㄧ方面也是很擔心,到底什麼還需要修好,但現在也只能暫時冷靜,慢慢地理出下一步

聊聊心理師2021 年 03 月 05 日 12:14 AM

我也是治療師,聽了您的困惑,覺得您和治療師的溝通有些問題。雖說治療師都不能保證您在哪階段可以變好,但說明您現在的階段,已經有的成長,還有要面臨挑戰,這些是做得到的。 另外,自己覺得自己成長多少,這是重要的,因為即便是正常人,也是多少有情緒起伏,每個人的好又都不太一樣,所以可以回到當初您對自己的期待設定上去評估,甚至可以說,自己主觀的覺得好了多少,很重要。

原發問者2021 年 03 月 07 日 01:52 PM

謝謝你的回答,因為已經提前告知諮商師,但最後一次的對談,但乏味到讓我很失望,也沒有預期的最後一次諮商師所應該說明與交待的話語,覺得身為案主是難受並覺得結束權沒有受到尊重,一度會覺的是不是諮商師也不想結束,有時候意會到此,反而我還會心酸的覺的自己不是長期諮商的成功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