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1 年 02 月 17 日 7:46 AM

與前任復合

過年前發現跟前任交往期間,他劈腿其他人三個月,即便在我發現的前一個月就分手了,但他們還是持續保持密切聯絡,也會單獨旅遊。在一開始發現對象的另一位伴侶時(還不知道他們說彼此是男女朋友,以為是曖昧)就不斷的有跟前任談及此事,也表明不希望他們有公事之外的交流,因為我們算是遠距(台中台北)前任又從未公開過我們的關係,因此一直都很不安,結果雖然攤牌後他選擇我,但真的原諒不了而一直拒絕復合,但是接受他的道歉。 分手後的幾天,因為前任的情緒非常不穩定,常常會說出「我什麼都沒有了」、「你希望我從世界上消失嗎」這種有點自殺傾向的話語,前任也有說他原生家庭成員裡,也有會因為不順意而已死相逼的人在,也會一直說不會再有人愛他了。再者,談論的感情分手主因「不公開」所產生的問題(對我而言是因為不公開導致很多問題)他則說,他的第一段感情就是很開心地告訴身邊的人他有交往對象,結果師長、家長、同儕都反對與打壓,在那段感情中他也付出非常非常多,結果對方劈腿,導致前任後來交往的每一個對象,他都不願意公開,而後續也都是因為不公開而分手。 有請他思考劈腿與找備胎的心態,結論是:因為多找人陪他,被其中一個拋下的話,就比較不會難過。他說他很愛我,但是從他的行為不是,所以他問,他是在欺騙他自己嗎?我只知道他的感情與行為的連結出了問題,而他也一直沒有處理好過去的傷痛(說了一定會哭,但他不想哭)於是不認真面對,以後的感情也難以有進展,可是我知道自己目前沒有能力陪伴他去諮商,因為自己會承受不住,畢竟還沒原諒他的情況繼續,我只會成為不想成為的人,一直不斷的質疑與猜忌。 但是我還是心軟了,真的對方不再回應我的時候自己慌了,我好像從知道對方劈腿過後,都跟朋友們說沒事,並且理性分析。即便每天還是在哭,跟他談論議題時也在哭,卻好像沒有真的為了自己,而大哭一場,本來說好他不要在回應我之後,因為心慌而又找他大哭一次,好像才是真的為自己哭泣。於是算是答應對方復合,可是我們雙方都必須去諮商。 現在再次想想,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做出對的選擇?還是理性思考的結果才是最好的?感性的決定會不會也只是衝動一時,而問題根本無法解決?

1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