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1 年 01 月 24 日 04:57 PM

來自各方的諮商意見

身邊非常親近的朋友,幾乎都知道我跟目前的心理師合作的很順利,但無論我怎麼說明諮商師給我的幫助和支持,對方確實都很難領略到這其中的深度與層次,從諮商當下與心理師所共創的微妙時刻,乃至離開諮商室後心理師在生活中讓我有無形的被支持感,點點滴滴都讓我份外感激。 但確實朋友因爲多數不是個案,無法體會身為案主的我的個人感受,生活中難免時不時會收到很多朋友意見⋯⋯例如:其實你可以自己站起來、你其實不需要心理師、你真的可以不用看了⋯⋯⋯⋯⋯ 朋友總歸是出於好意,我了解他們對於治療的理解深度有所設限,也好在在各種聲音之下,我仍然願意相信我的心理師,我也願意相信談話治療的療效,而我也願意相信這治療背後所根基的學派理論 而慢慢的往接近康復的路上走⋯⋯

2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