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0 年 11 月 18 日 3:49 PM

這已經是一場夠好的治療

因為狀況已經好了很多 見過我低潮期的朋友 已經覺的我脫胎換骨 沒見過我低潮期的朋友 還覺的我甚至更加活力~ 人生真的慢慢變好 但因為一些原因 我希望可以慢慢脫離諮商 或者是淡化諮商在我生活中的位階⋯⋯⋯⋯⋯⋯ A. 我真的不是心理學專業人士 但是這一年來的真的看的太多了⋯⋯我覺得我快要去考心理師了⋯而且任何事情都要跟心理學相連 然後又熱切的查找和閱讀資料⋯⋯連夢熱切的走入圖書館都入了夢 and B.我的心理師人真的好過頭了⋯⋯真的好到過頭(我想我人生應該是有比較值⋯他真的純真而且一心一意的好過頭)⋯⋯⋯唉⋯⋯我很認真的想要淡化 這種不在真實世界裡的關係 然後映照在我現實人生裡油然而生的重量感 and C.我是個案而且我真的不想愛上自己的諮商師⋯⋯然後一天倒晚人生疑難雜症出現就浮現腦海裡的某人的臉⋯⋯ 也許有人會覺的 每一點都看見了個案的積極面 或是治療上的正向感受或機會點 但我的覺知忍不住告訴自己 尬~~我真的⋯⋯ 想跟心理諮商保持一個 洽當自在的距離

1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