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u2019 年 11 月 26 日 02:10 PM

關於自我傷害

一邊在割腕的情況一邊聽著男朋友在電話對面玩遊戲笑得很開心,在不想影響對方心情的情況下是不是無解了。

5684

冰箱好空2019 年 11 月 26 日 03:47 PM

哈囉,saku 妳還好嗎?

太陽2019 年 11 月 26 日 03:58 PM

不要想不開啊!

Whiskey 愛好者2019 年 11 月 26 日 03:58 PM

需要在這裡聊聊嗎? 妳還好嗎?

卓君柔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卓君柔2019 年 11 月 27 日 03:59 PM

在你的敘述裡,關於自我傷害似乎是無解了。 我想邀請你想一想,也許你會立刻回答「很難」,我知道接下來的提問對尚不熟悉如此思考的你來說可能不容易,請你試著放輕鬆、你的回應沒有對錯,想一想:假設「有解」,這個「解」會是什麼呢?當這個「解」真的發生時,你又會如何得知? 在你敘述的畫面中「一邊在割腕、一邊聽著男朋友在電話對面玩遊戲笑得很開心」,如果你是編劇,可以編排這個畫面後的下一個畫面劇情,你會如何編排劇情呢? 鼓勵你透過問答的方式在心裡與自我對話,或是在專業助人者的陪伴下,讓心中的「解」慢慢浮現、被你察覺與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