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0 年 11 月 04 日 6:32 AM

關於改變這件事

我有我的心理師 雖然每週見面 心理的議題獲得很大改善 但他不是會一直激勵 溫柔 關懷的學派~ 所以像我現在這樣 明天要全英文面試 但一週前就知道 但到現在還是沒有特別積極準備 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說明⋯⋯⋯ 雖然是諮商室外發生的狀況 有時候 在諮商室內也來不及說 但現在對於自己的無力無助~~ 覺得很煩腦

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