汧汧2019 年 11 月 14 日 01:30 AM

難過

我剛打完家內性侵官司,欺負我的人,我們家說好也一起無罪,可是這是第二次無罪定讞,昨天我在心理師難過失控,生與死矛盾。

1823

Old Fashioned2019 年 11 月 15 日 02:29 AM

這也太...,辛苦了...好幾次看到這個留言我都想回應....但卻不知道如何回起。深怕我無法體會妳所有的痛苦,導致我的關心反而造成妳的傷害...。我只想說人生真的有很多時候很謊謬、很困難...。我每天都對自己說「老子就是要挺起腰桿努力的活著,他媽的世界再爛我都要成為那最頑抗的生命」...。

許芳瀟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許芳瀟2019 年 11 月 25 日 08:31 AM

親愛的你 許多事情無法盡人如意 特別是這種傷痛在眾人面前揭開 連在自己最親的家人面前也如此無助、甚至是孤立無援 相信此時此刻的你一定失望、無奈、無助,所以才在邊緣中掙扎 但你的勇氣帶領你傾吐於心理師 你的本能帶領你為自己對抗、反擊 或許無法為自己的正義伸張、捍衛 但慢慢可以找到自己的價值與意義 親愛的 人生不需要靠別人或這一個瘡疤去定義 為自己的傷口敷上藥好好蓋起來 與心理師或自己好好討論 結痂後勇敢前行 那疤痕會是美麗的提醒!

原發問者2020 年 03 月 23 日 10:15 AM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