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ng2020 年 07 月 21 日 2:00 AM

失戀

我24歲,他26歲,我和他是認識很久的人,他說在國中的時候看過我一次就把我記住了,雖然我對他完全沒有印象,後來種種因素,我們四年前才又遇到,一年前才開始真的有交集,今年二月他開始追求我,當時我還在等前男友回心轉意,後來因為他天天打給我和我說話視訊,帶我出去走走,甚至很用心的做了我的生日卡片給我,最後因為他說了一句「我不想看到我喜歡的女生再喜歡上別人」而決定和他交往,我們因為相同的宗教信仰,兩方家庭都是認識的,也明白以後若是分手,我們這輩子不可能不見面,所以當初選擇交往時我們都是有目標朝結婚走去的,今年他決定考公職,所以想專心讀書,我們三月交往到五月分手,因為想讓他可以專心讀書,不會因為要陪伴我而減少讀書的時間,但我們之間也還是很親近的,到前幾個禮拜,他進入考前衝刺期,我們每天只有傳訊息說聲早安晚安,偶爾他會叮嚀我要喝水吃飯,我怕影響他,一直忍耐著不敢打給他,中間因為宗教關係我們也多次有出現在同一個場所,我目光總是跟著他,所以發現他的目光也時常會追隨著我,看到我坐在一邊休息時也會走過來陪我,他考前我說我想去陪考,他說要申請所以要我等他考完我們再出去,我就約他考完試的隔天,但他說他已經有約了,我就沒再約他了想等之後看看什麼時候有時間,上禮拜六他考完試了,那天他意外多和我說了他考完了覺得考的不理想等等的話,沒有像前陣子那麼冷淡,我以為我終於熬過了,晚上就打給他,他沒接,我想說他隔天還要出門就不吵他了,結果週日他出去了就跟消失了一樣,也沒有問我打給他有什麼事,到了晚上我打給他,他一樣沒有接,隔天他說他太累睡著了,這是他第一次沒有和我說晚安,但昨天他依舊沒問我打給他怎麼了,我不追問了只問他,禮拜六要不要一起出去,他答應了,但他對於我的訊息卻不再像以前一樣很快速的回覆,我忍耐了這個不安告訴他,我們分手滿兩個月了,我想問他願不願意再做我的男朋友,他拒絕了,說我們交往兩個月分手兩個月了,到此為止吧都別再彼此折磨了,我打給他問他,他不愛我了嗎,他說沒有那種喜歡的感覺了,我從那時候開始哭,哭了整整一個晚上,想到一點關於他的事情我的眼淚就會自己落下,我不斷問自己到底做錯什麼了,不斷問自己為什麼總是無法讓人喜歡自己很久很久,不斷問自己什麼時候這個愛已經變成折磨,我想不透,為什麼就這麼突然的說不愛就不愛了,想逃離想找朋友說話,卻又想到當初他們對於我跟他的感情不那麼看好,即使我說我們是奔著結婚交往的,他們也不看好,現在這個結局我也只告訴了一位朋友,她也只說她沒辦法說什麼,經歷過這些才知道能做的只有安靜不過問的陪伴,但我其實希望能有人和我多說點什麼,什麼都好,而不是讓我獨自迷茫著抓不到任何救命繩索,我到現在還是一直想到他,想讓自己忙碌,偏偏工作遇到淡季,閒的發慌就控制不住的一直想一直落淚,想出去走走散心,卻遇到下雨和沒有旅伴,我真的已經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做才能夠不那麼那麼難受了

1181
林玉珊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林玉珊2020 年 07 月 22 日 1:53 AM

您好,感覺您們的感情後來有些默默不出聲在經營的部分,加上碰上他需專心準備考試,這些都變成合理的過程。 但默默之間,要掌握愛人的心思本就困難,他應該有些需求、期待或狀況未對妳說出,欠缺溝通我想是有的。 但因此要認為自己做錯什麼,則未必。有時自己即便很努力了解對方,也可能遭遇反效果(被說控制)。至於分手的原由,能真的坦白告訴的人還是少數。 分手的痛,真的很苦!但從關係中去省思,自己的模式、對方模式的差異,自己有所學習,才不枉費走這一遭,也才能讓下段感情更好,當然如果您太感到莫名,也許找諮商師討論也是可以的!真誠的祝福您,早日從哀傷中走出,自信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