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0 年 07 月 15 日 7:18 AM

陪伴不好相處的家人變成壓力

我有個家人,從小就很照顧我,可是我現在覺得她喜歡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我覺得很不耐煩,因為覺得我「應該」陪伴她,而不是覺得「想要」陪伴她。 老人家很少有讓人心甘情願陪伴的,因為他們不好相處,又不會改變,陪伴原來是幸福的事情,結果到了我和這個家人身上,卻變成我的壓力,以及對我自己的厭惡。 我覺得在理智裡,應該陪伴,但在情感裡,我極度不想和她在一起。 中和一下,其實我覺得自己可能還是會需要自己的空間,而且我希望有什麼事是我們兩個可以一起做的。 感覺每次都是我讓理智戰勝情感,然後再厭惡自己的超我戰勝自我,這樣讓我真的很不能理解,也覺得「應該」難道那麼重要嗎? 有時候拒絕她的邀約,讓我覺得倍感壓力。

1884
林玉珊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林玉珊2020 年 07 月 15 日 8:32 AM

我覺得您對於自己的心境的變化和卡住過不去的點知悉的清楚,分析能力強。但您的能量上呈現不一致、無法調和狀態。您應該是有責任、道義的人(無法拒絕邀約,代表兩個你各有支持的理由,無法調彼此)。人生的應該,有其限度,只是感覺此限度內您亦不想。可以探討、練習議題有三個:1學習原諒。2練習重視自我需求,予以肯定(因每件事都其來有自)。3設立界限相處。 不然感覺每相處一次就是一次自傷。加上內心的糾結矛盾,亦十分耗能,即便[實際情況並不這糟糕之極]。 這三個議題您可以多看書,或與心理諮商討論,相信會對自己有幫助的!祝福您!

原發問者2020 年 07 月 15 日 8:49 AM

我自己習慣對女生這樣,我對男生也會這樣,只是我覺得對女生壓力極為沉重。而且總覺得設定界線是好事,只是我總是為了某些理由破戒。 例如:常常覺得遵守規定,是件不符合自己實際狀況的人。 例如:覺得必須要回饋愛。 可是我發現台灣式犧牲的愛,我很不自在,但不這麼做,其實我不會有機會貢獻家人,因為實際上我的家人並不會像我選擇相處的人一樣,適合和我相處。

林玉珊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林玉珊2020 年 07 月 15 日 9:11 AM

了解您說的。澄清一下我的界限是指內心自我保護的心理準備、自己與他人是獨立個體的[完全認識],而非一定的規則。呵,您的情況我認為讓自己有彈性反而好哦,您的特質蠻適合諮商,會成長很多,是學生或有機會可嘗試。

原發問者2020 年 07 月 15 日 1:40 PM

謝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