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0 年 05 月 14 日 04:16 PM

匿名發問

國中的時候因為有一段時間因為升學的關係常常和家人有衝突,導致那個時候心理狀態不是很好。 那時候很常覺得自己很廢沒用,而且事情沒達到我要的目標我就開始覺得非常焦慮、脾氣容易控制不住,所以很常讓人受傷之類的。 在差不多國三的時候,有一次我在跟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也很要好的朋友聊天,但聊一聊我口氣好像也許不是很好還是怎樣,我也完全沒意識到。 但她受不了對我大吼,當下我被嚇到也很內疚,不過我什麼都做不到,也不知道怎麼辦,我就這樣回坐位上課靜靜的直到放學。 回家之後她有傳訊息跟我聊聊,之後也和平常一樣和好,以為能跟以前一樣 但等到畢業之後,我發現並沒有跟我想的那麼好。 畢業之後我們越來越少聊天,也很常想到她對我生氣的那一天,一字一句的刻在我腦裡,那些聲音也讓我感到恐懼、愧疚和不安,讓我沒辦法好好的去交其他朋友,我非常害怕那天會重演。 所以我決定我要閉嘴,把任何所有不好的情緒全部吞下去,也不管自己撐不撐得住 就算撐不住我也依然不講話 等我撐到第一學期結束的結業式那天,國中班有幾個同學回到了學校,當然包括那個朋友 當我看到她的時候,我看到她旁邊牽著一位我從沒看過的女生往我走了過來,當下我傻了 「那個女生是誰?」「她跟她很要好嗎?」「我被替代了?」 很多很多很多的疑問瞬間全部湧上來 但我不敢表現我那些情緒跟任何表現,所以我就笑著跟她打了個招呼裝作沒事,但她在和其他人說話的時候,我忍不住一直去看她們兩個的手緊緊的牽在一起,我知道她一定是交了個好朋友,我很為她高興,可是我也很害怕被拋棄、被替代掉。 之後她約我一起去逛街之類的,我也就直接答應了 一路上我跟她還有她的同學聊了一堆莫名其妙算應該蠻好笑的事情 我承認當下心理狀態應該有好蠻多的 但我也聽到還有其他朋友的關係是跟以前的我差不多好的,也聽到我跟她以前常常說的一些承諾和想像,我又感到不安了, 我猜應該是因為我有男朋友的關係,所以她也不再跟我說那些承諾,我覺得非常空虛。 即便是假的也沒關係。 直到送她朋友坐車回去的時候,我有稍微跟她講到我剛剛其實幾乎是用演的,我幾乎笑不太出來,也覺得其實沒有很好笑這件事,她好像是說她同學的笑點有點奇怪,也開始講那個女生的一些故事。 聽完後我覺得蠻同情的,不過我的第一個想法居然是「那我呢」 我真的覺得我非常噁心又自私,是個垃圾、敗類。 之後我就更走不出那個陰影,我也沒辦法不去想這件事,以及那天她們說的一些事情。 我覺得我快把自己殺死了 我覺得自殺的念頭越來越大 越來越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什麼 我不敢跟其他人說這件事,我不想被通報。 但我需要一些建議

2222

2020 年 06 月 12 日 07:34 AM

願意跟我說說為何會那麼在意同性朋友嗎?其實,要遇到真正的知心好友是很吃緣分的,再怎麼好的也可能因為小事情的累積漸行漸遠,可能是我從來沒有和同性有深厚的友誼過吧,我好想知道你怎麼會那麼在意你的姐妹

原發問者2020 年 06 月 14 日 11:01 AM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 我覺得她對我來說其實算不可或缺的一個人,因為她陪我很長一段時間 陪我幹傻事、互相聊心事,幾乎每天都黏在一起。 時間久了就習慣這樣的模式 當看到她跟別人比較好就覺得很嫉妒,很怕被別人搶走。 這樣我好像變態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