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0 年 05 月 09 日 07:02 PM

我怎麼了

大約一個月前我一直都在憂鬱的狀態。 我有注意力不集中,原本是在考試前幾個禮拜才會吃Ritalin(為了專心),但因為Ritalin的副作用讓我有憂鬱焦慮心悸的狀況,但其實我覺得都算正常(大概是會讀到很煎熬,想捨棄一切但我很愛這個世界我沒辦法放棄期待每個下一秒我不會放棄生命但很想放棄生活),而通常考完試不吃藥會沒事會恢復正常,但上個月的期中考前開始吃藥就明顯發現沒辦法專心,我甚至一天吃了兩顆長效的Ritalin但都只剩副作用在發揮(有去找過諮商師但我覺得沒有用我那時的前陣子其實有在思考自己有沒有可能其實不是過動症無法專心是別的原因我想找出來),但我還是持續吃到考完,期間很痛苦我一直沒辦法好好淨空腦袋把眼前課本上的東西瞭解背起來,我一直在想我只是想當正常人(還有很不舒服的感覺、很想大哭感覺自己需要好好發洩但情況不允許), 試考完了藥也沒吃了憂鬱卻繼續延續(焦慮還好),然後一直不好睡,睡不著淺眠一直做夢疲勞不想起床不想走進人群只想找理由躲起來一個人(但我都還是做了全部原本該做的我都逼自己做完了),接著我開始沒辦法記住東西從流行歌詞到一些要做的事項還有生活的片段,會無法回想起來(我原本就有失去片段這個症狀但這次感覺不太一樣是完全失憶),對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擾,接著某天在想生日願望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對這個世界失去興趣覺得自己是個空殼很可怕(這個時候常常有靈魂不在的感覺),那時有要自殘的衝動跟自殺但下手前突然意識到自己要幹嘛就停下(底線是不傷害自己但不做點什麼讓自己覺得還活著好痛苦),然後後來我會笑但都沒有快樂的感覺(也不是平靜是靈魂不在線的感覺),做了原本最能讓我快樂的幾件事都沒用都興致缺缺沒有要做的動力甚至只想回家躲在房間(原本是興致勃勃要做但開始後直接沒有感覺了),然後後來是跟家人的爭吵大約一個禮拜和好後(這時候憂鬱的狀況已經消退很多了)我終於跟媽媽坦白我那陣子的狀況(她不停提醒我跟朋友的界線我知道她是擔心而且也是難免但我覺得不被信任我也都跟他說我都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但其實那造成我不太想回家面對她,然後她那時也一直說我很神秘什麼的),這個禮拜我覺得自己很開心但頻繁感到胸悶甚至比有吃藥還頻繁很多(有呼吸但沒有氧氣進來的感覺但是當下沒有發生什麼事也沒有要做什麼有壓力的事情)。 其實我一直有要去看精神科但因為我平日請假很困難還有請完假出去後代步方式、距離跟時間上也很控制(在平常拿藥的診所有預約的時候就可以在現場等一個小時了),休假的時候精神科診所都關著,醫院精神科的話我的朋友都說醫生只會跟他聊天然後開抗憂鬱抗焦慮的藥,身心科診所怕找問題會找很久費用的問題。 打這麼多是想讓大家瞭解好來建議我該怎麼做⋯

3203

原發問者2020 年 05 月 09 日 07:17 PM

補上 其實從高中就頻繁有憂鬱的情況,三年左右後週期有拉長覺得自己有好起來,但後來換了環境後變得沒有空閒去消化不好的事情、情緒跟壓力偶爾會滿到爆出來還有考試吃藥期間會容易爆出來,再來就是這次對我的生活造成很大的困擾,每天都想著要放棄但意志是很堅定不能放棄,沒有選擇這個選項的餘地只能一直靠著意志掙扎做完該做的事很累。現在的生活幾乎不允許我有喘口氣休息跟變動的空間,只能在我現在比較沒有壓力的時間趕快調適,我擔心下次的情緒反彈會更大更長所以求助

2020 年 05 月 10 日 04:39 AM

看你說這些 我也覺得好難過哦 你有想過讓你憂鬱的根本心裡原因是什麼嗎 找出來之後多多鼓勵自己 有身心煎熬還是持續不斷的跟這世界的一切拉扯交流 我能體會你的難受 像我我只想一直躲著而已 面對外界有太多刺激跟壓力了 重點是我藥量吃很低都自己在控制著 藥量吃高我覺得沒什麼幫助 讓自己變笨而已 而且自己心裡會不爽 我就是要讓自己能夠不吃藥然後可以用理智控制住 如果控制不住最好瘋掉不要有理智 我就不會那麼煎熬痛苦了 即便我都躲在家裡 也常常會受到幻聽干擾 情緒變來變去 但我都忍著 忍著忍著受不了就頂多自殺結束這一切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5 月 11 日 02:24 PM

也可以嘗試神經生理回饋喔,研究發現,療程40次之後可以有穩定而持久的療效,對提升額葉功能很有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