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4 年 6 月 28 日 6:40 AM

愧疚自責uppp 我不知道到底該恨誰 可能更恨自己吧

今年24了,雙親皆陸人還有個大我4歲的哥哥,但我是來台生的,我從小說真的沒感受到親情,他們工作時候把我丟給保母照顧﹐等上幼兒園他們才送去幼稚園這樣,有次我把收音機弄壞了還拿澆水封起來,我媽問幹嘛啊弄壞了怎麼辦,我那時候小我只回答再買一個啊,還有拿潤唇膏,塗滿整個床頭櫃,我一樣被問弄成這樣怎麼辦,我一樣回答再買一個阿,其實我真的沒甚麼印象,都是我媽跟我說的,也許是因為渴望被他們關注吧。這是幼兒時期。 上了國小ㄚㄚ先說我是女生但從小就比孩子高出一顆頭又很瘦,經常受排擠尤其是國小1-4年級的時候,各種難聽的話瘦竹竿瘦皮猴,還有些同學會動手拉椅子啊捏我拉頭髮,不管在學校或著安親班,我不想給家人造成麻煩選擇忍著 在安親班時還被比自己大的學長抓到廁所摸東摸西,或許是看我沒人能求助吧,確實我那個時候真的沒甚麼朋友,又習慣找藉口不想去安親班,所以老師也沒察覺吧... 國中是還好雖然跟同學之間沒什麼互動,但就很突然抗拒一切上台發表的情況,雖然不至於會吐,但就是怕,感覺台下同學交頭接耳像是在講看這個人好奇怪之類的畫面在腦裡出現,就常常遲繳報告或作業而且直至高中畢業... 然後到了高中真的最討厭分組報告大多數都是找好朋友均多,所以每次我都是落下的,有次還被分配到很慘的組員,還做了抄襲同學格式,到現在真的很對不起哈哈, 大學呢看似正常但我其實已經壓抑到快爆炸,首先新生都會做憂鬱症的相關問卷調查吧,測出來我分數好像有億點高,雖然不是記名的但我選擇撕爛問卷,然後丟掉了,我不想給家人麻煩,之後很常段時間我都很努力讓別人以為我是個開心果,都一直扮演丑角,什麼直升機聲音怎麼弄大力拍胸膛之類的,室友們確實很開心。 大四了畢業後,要準備出社會了但我怕了,我變得再也沒自信,然後也不敢聯絡畢業後分道揚鑣的朋友,很害怕比不上他們,還有家人對我的期許,這些壓力都被我釋放在遊戲上面,沒錯我也用了很多我父母的生活費,大肆的課為了衝第一,也讓我哥很煩,畢竟到現在手機應該都是我哥的名吧,然後前段時間因為要繳費了,還一直去盧以前的朋友們能不能借點錢,我明知道向朋友借錢只會耗盡彼此的信用跟感情,雖然應該你們看不到這篇但還是很對不起。 只是每次衝完後就特別空虛,特別的內疚自責,有人問過為什麼不去看醫生,不適不去是太害怕,萬一好了但又重蹈覆轍怎麼辦,我真的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了,也有過一年多工作經歷但現在又因為反應慢被辭退,種種惡性循環。 其實還有是我最近才察覺的,我可能有的時候會有幻聽,或許不是在討論我但每當有人群圍起來拋下我的狀況我就感覺他們在說我壞話,有的時候過度消費也是內心那個牠告訴我課下去別人就會需要你了,我真他0有病。 我曾想過自x,有段時間還特地去找無痛的方式,可能就有些人覺得想4就趕快414甚麼無痛,其實根本不想4只是在討拍而已,我只是應該還在尋找那微小的希望吧....

4171

v2024 年 7 月 10 日 7:04 PM

我也有喔,去試試吧諮詢師或許可以讓你好過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