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4 年 5 月 10 日 5:47 PM

媽媽想要我成為她最好用的工具

我是一個聽話的孩子,小時候很喜歡這個頭銜,覺得備受寵愛,長大才知道這只是大人為了自己方便給我的標籤,怎麼說呢,例如現在長大了,在求職的階段一直不順利,剛好在待業的階段,家裡經歷重大事件,爸爸中風了,這是一定要好好照顧他的情況,我不敢出門,怕他跌倒,就這樣守了他七年,媽媽憑藉著她一個人扛起家計的口號,要求我在20幾歲的年紀,成為長照照顧者,照顧100多公斤的中風患者,這個情況我並不陌生,因為在我16歲的時候,被迫照顧姐姐的小孩3年,只因為姐姐當時沒有能力照顧孩子,媽媽很常藉由冠冕堂皇的理由,要我付出全部的生活,當我不願意的時候,她就會失去理智,問我怎麼連基本的良心都沒有?是她扛起家計,我也沒辦法強硬的拒絕,因為我連生存的能力都被聽話的孩子抹滅了,我應該算是親職化孩子長大的永恆少年吧?我不知道要怎麼長出力量,我知道媽媽是有限制的,但是我不能確定她對我有沒有愛,她為什麼總是犧牲我換取自己的安逸,在外人看來,我是一個沒有用的年輕人,連工作能力都沒有在家啃老的類型,但他們不知道,當媽媽在逃避照顧爸爸的時候,是我幫爸爸洗澡,是我扶起跌倒的爸爸,只有我會在意爸爸的髒衣服要洗了,爸爸受傷的地方要換藥,爸爸常喝的茶包要訂了,家裡的雞蛋沒有了,電鍋的飯不間斷的供應,下午五點一到總是被清空的垃圾桶,但大家好像對我的付出視而不見,還是很看不起待業的我,譴責照顧不好爸爸的我,沒關係,我知道一切只是暫時的,只是這個巨大的情緒不知道有誰可以接住我,大家好像是被迫組在這個家沒有感情的npc,再也沒有愛。

1731

原作者2024 年 5 月 13 日 5:07 PM

我已經解開這個煩惱了哈哈,在情緒漲潮的時候,想法多少有點二元論,媽媽其實也是這樣,我只是剛好在她情緒的浪尖,也直接連結了我的投射,加上不配得感作祟,跟現實情境的難題一時崩塌了,謝謝這個平台在我谷底快撐不下去的時候接住我🙏 讓我還有可以吐露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