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 年 4 月 16 日 1:09 PM

不行了……

兩年前憂鬱症吞過幾次藥自殺失敗,去年底受洗回到主的懷抱,今年二月底媽媽在外面急性心肌梗塞,到院前失去呼吸心跳,搶救一小時才救回來。靠著信仰撐過媽媽在加護病房、普通病房直到出院。其間還經歷與爸爸相處上的磨合。 我從小單親,也是獨女。從小沒什麼溫暖幸福的記憶。幼稚園跟爸爸睡一間房,晚上發現爸爸不在哭著跑到媽媽房門口敲門說爸爸不見了,那時候我媽只跟我說她很累,叫我回去睡覺,我媽連門都沒開……還有小時候我媽把我放在嬰兒床推到陰暗的客廳任由我哭,直到爸爸回家把我抱起。還有從小我媽就對我很兇不耐煩,我國中開始長胖以後她就開始言語攻擊我。像是胖子穿甚麼都不好看,胖子沒資格吃香蕉。還說我以後會活的比我爸還慘。所以我是個沒自信又自閉又孤單又寂寞的胖子。 我爸也好不到哪裡去,從小喝酒賭博外遇,跟我媽離婚後逼我媽給他一百萬把我帶走,那時候我小三,他常常夜晚出去賭博,也常常讓我下課回到家後找不到他,還曾經放學接我去住外面便宜旅館,直到晚上偷偷摸摸回家拿生活日用品,因為他沒錢繳房租。他讓我非常沒有安全感。直到有一次他跟樓下管理員打架,把人家頭打破,還潑了滿牆壁的白油漆,我媽緊急叫我大阿姨來接我。第一晚跟我媽住、睡同一張床嘗試到何謂失眠……晚上如果翻來覆去睡不著就會被罵……直到我媽把分租的房間收回來,我才有自己的房間,然後開始漫長的補習生涯…… 我從小功課不好、人緣不好、沒幾個朋友,偶爾會被班上臭男生欺負,或者被某些女生討厭。胖又沒自信加上被動幾乎自閉的個性讓我在求學期間很孤單很痛苦很不安也很討厭上學。 後來我唸完復興商工,跑去台南的夜間大學,直到我出社會,求學期間我爸失聯幾次,也坐牢幾次……他讓我嚐到何謂思念,更讓我瘋狂的寧願想從電視新聞上能看到一點他的消息,哪怕是發現一具屍體也好,總比不知生死要來得沒那麼痛苦。 我媽常說她當初養我有多苦,自己白天賣房子,晚上在診所。說我吵著吃三商巧福,她只能在外面吃水煎包。 後來出社會從事設計工作,我也曾很拼,假日兼差,或者接案。直到兩年前在一間公司做了七年,後面被提拔為小組長,但因為公司又被合併又換地點又換總經理,最後換了幾任主管,同事也換了一批,再難搞的同事和打混的主管還有忙碌的工作壓力跟北七死的豬隊友的多重壓力下……我開始想哭、想死、笑不出來。一開始去看診所身心科,開了fm2,最後吞藥自殺才被我媽發現。 我媽也很妙,第一次發現我吞藥,叫我爸來帶我去了醫院急診。緊接著我第二次吞藥,她卻只讓我在家照顧我。大概是覺得無力又丟臉吧…… 直到後來我職訓局的姐妹把我拉回教會,上了教會的歡慶更新課程,參加小組、去主日、受洗,也換到聯合醫院看了一段時間。最後我也慢慢把身心科的藥停了,我真的以為自己好了。 今年二月底我媽在外面跳舞跳到一半突然倒下,我在家接到電話馬上叫計程車去到急診,靠著禱告和信仰的力量撐過那段忙碌焦慮害怕的時光。現在媽媽康復很多,幾乎能自理一切,也可以不靠四角輔助器走路。本來應該一切都要很感恩的。 但是我參加一個兩天一夜的教會課程,要我們處理自我形象的問題,讓我開始回憶起當初被媽媽受到的傷害,也不清楚跟荷爾蒙有沒有關係,自從前兩周好久沒來的月經結束後,我的心中就有一團火! 彷彿回到當初自殺前跟媽媽相處的那種緊張狀態……我媽只要一對我生氣或說一些質疑我的話,我就會爆炸!例如只要一不合她的意,她會隨口說那她不去了的氣話。或者看我沒有利馬做,她會生氣說她自己做或她自己去!可是用屁股想也知道,現在的狀況我怎麼可能放心讓她自己出門呢!但是她總是這樣勒索我!威脅我!逼迫我!我真的受不了了!都會想咒詛她怎麼不乾脆去死一死!她死了我也可以去死了!然後全部都死一死結束這痛苦的人生吧! 除了怨恨媽媽抱怨爸爸之外,我對外面抽菸的路人甲!亂停車的路人乙!佔用人行道的路人丙!甚至裙子穿很短的學生妹!我都討厭!心中滿滿怒火不知道怎麼了!還跟好姐妹吵架!真的是對未來感到茫然無力無奈! 尤其是我媽剛剛稱我洗澡,沒跟我說一聲,竟然自己跑出去了!靠背!你要確定耶!你如果跌倒或體力不支誰扶你?你要不要先去將健保卡註記一下不急救!免得到時候被救回來還在那邊怨天怨地不知感恩! 雖然這短期間極端的情緒一直有被安慰醫治,可是往往一下子就破功!我現在就在跟媽媽賭氣!不去找她也不問她去哪裡!看她什麼時候回來!我也真的很想乾脆我自己現在去死一死算了!反正在她眼中她女兒就是沒用的死胖子,就算有我在她也不覺得溫暖!

1.3 k6

原作者2024 年 4 月 17 日 8:48 AM

後來我媽自己回來了,可是我好生氣,也覺得她不再需要我了,我可以去死一死了……哭了一整晚……我不確定自己是犯病了?該回身心科就診?還是自己只是因為在神的國度裡處理小時候的創傷而起的反應?只要繼續與神連結就會被治癒?還是最終會像藝人艾成一樣自殺?

林甄君諮商心理師

諮商心理師 林甄君2024 年 4 月 17 日 10:21 AM

嗨,你好~ 看完了你的文字,真的覺得你這一路走來,過得好辛苦!我也看到你好努力走著,至少到現在,你還沒有放棄。 你的家庭帶給你許多的傷害,這些憤怒、悲傷的情緒好滿好滿!這些經驗,如果可以好好梳理,是可以不這麼痛的。 你提到你尋求過精神科的協助,也透過信仰得到幫助,這兩個方式都很好喔,如果可以,請持續下去,持續看醫生穩定用藥、持續找心理師晤談、持續尋求 神的醫治,這些方式並不衝突,可以同時並行,直到你覺得自己的傷真的好多了! 我是一個諮商心理師,同時也是一個基督徒,我自己經歷過心理專業對我的幫助,同時也經歷了上帝醫治的大能。如果有需要,也歡迎你預約我的客製化課程,我們可以談一談。 祝福你,越來越有力量,在上帝的愛裡得到醫治。

原作者2024 年 4 月 18 日 2:25 PM

但是我已經快三年沒工作了……以前工作存的錢已經快見底了……這期間我也不是沒找工作,但都很快被人資遣……我已經沒有自信可以勝任任何工作了……我目前除了全身病痛外,記憶力和抗壓性都不好……之前只不過去職訓局想好好學個程式,就因為壓力大噁心想吐想哭……我覺得我現在什麼都做不了……每天都覺得好累……沒有力氣……什麼都不想做只想躺著……

陳瑋職涯教練

職涯教練 陳瑋2024 年 4 月 20 日 12:46 AM

您好,您覺得自己的狀態很不好,仍然有到職訓局學程式(而這一點都不簡單)真的很棒。 其實被資遣也不一定是因為您的工作狀態不好,畢竟三年前的疫情下市場狀況真的很不穩定唷。 若您是求職上有遇到障礙,我也可以提供協助。希望您都好💪🏽

原作者2024 年 4 月 29 日 5:00 PM

受夠了媽媽老是威脅我!她今天又脫口而出說要把小雞丟掉!夠了!不是老說死啊死的,就是老是各種威脅!她說我在威脅她!拜託!是她在威脅我吧!夠了!結束這無聊又痛苦的人生吧!等我把自己殺了!我看妳威脅誰去!你就一個人孤老終生沒人送終吧!我把這條命還給你!別再說你多委屈!

原作者2024 年 4 月 30 日 4:12 PM

其實昨天跟媽媽吵完架以後,我們一整晚都沒睡。我因為受不了我媽的情緒勒索,昨晚拿著美工刀真的很想往頸動脈割下去。結果今天早上一直到快要11:30我才走出房門,用平靜的心準備跟媽媽回診,而媽媽也用平靜的態度回應我,讓我第一次有一種,還好昨晚我沒膽割下去的想法。也許媽媽昨晚一夜沒睡,也在反省自己對我威脅的態度?也許媽媽今早心情能柔軟下來,是神在做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很脆弱,常常都有負面想法,很容易放棄自己,但是很感謝我有活到現在,才能在今天陪我媽回診,也希望天父能繼續做工,讓我媽能參加5/10的母親節小組聚會,讓我能有機會說說平常說不出來的話,也讓媽媽有機會感受到神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