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柔2023 年 10 月 1 日 1:42 PM

我的憂鬱症和遺書但我才21歲卻好想死

我是名重度憂鬱症患者從16歲到現在21歲 這6年來住了13次精神科病房 現在一天吃20顆藥 每天都是靠藥物清醒和睡覺 我的父母在我國二時開始吵架後來分居到109年才離婚 這件事影響我不小 因為我是他們之中的傳話筒 我必須接收他們對彼此不滿的情緒但我不能反吐回給對方 所以我吸收了許多他們的負面情緒 雖然我現在已經很坦然接受他們這樣的行為但至今他們都不覺得這樣對我造成影響 我從國一開始傷害自己 割手 一直到現在手上已經數百條疤痕 也曾經縫合過的明顯傷疤 當我高一開始看醫生後有了藥物之後 我在某天開始嘗試吞藥 從5~10顆的安眠藥開始 到曾經有次吞了134顆降心律的藥自殺卻未成功 這六年我也自殺未遂了無數次 甚至禮拜一時我才白天割手 晚上嘗試跳樓 因為經濟的問題(是我自己造成的)再加上我9/10從台大醫院出院後 原本我和弟弟已經和媽媽住了3、4年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媽媽很堅定的要我們搬到爸爸家 雖然不理解 但還是搬了 但後來媽媽更誇張說 要把我和弟弟的房間分租給同事 要我們清空房間所有的東西 我還是很不理解 而且很難過覺得有很深的感覺是被遺棄的 感覺媽媽不愛我們了 ⋯ 出院至今的混亂情況加上經濟壓力(我犯錯)讓我覺得我沒有臉再回家和面對爸爸媽媽所以我就跑去我媽家16樓的頂樓 傳了最後的訊息給爸媽後 嘗試著跨出圍欄 但這時我爸媽似乎看懂什麼 瘋狂一直打電話給我 原本很堅定的不接 (當時已經崩潰哭到不能自我)但最後仍心軟接電話也乖乖下樓回到爸爸家 但之後的我覺得非常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跳下去 因為不只最近 其實這人生21年我都過得很痛苦很痛苦 自從國中開始有了憂鬱傾向 我再也沒有感受過真心的快樂或開心感 每天每時每刻就是絕望難受自卑自責 當時間一點一滴的往前走 我也正一步步的往前邁進 但⋯當我停下來回頭看時 我走的這一整條路上 彷彿發生兇殺案似的 沿路斑斑血跡 我在看向自己身上 原來⋯是我在流血 心上有千瘡百孔的傷口而有深的有淺的 現在我暫停在20歲的年紀 納悶的回想過去我是怎麼受傷的? 怎麼可能這麼多的傷口我沒有感覺到痛呢? 當我正努力思考回想過去時 有個聲音從旁冒出並說 嘿 以柔 現在的你應該很認真的在納悶吧? 我是另一個藏在內心深處你看不見的以柔 我們同樣都是以柔喔 只是我是一直被妳壓抑隱藏在內心的你 我可是眼睜睜看著你這一路20年的成長 從小你就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 小小的你天天跟著媽媽上班都不哭鬧 小小的你就算在幼稚園跌倒受傷 也只是默默忍著痛感和眼淚 繼續爬起來裝沒事的去搭娃娃車回家 你都沒有告訴老師直到老師自己發現你才說出自己跌倒的事情 7歲時 媽媽辛苦的在懷弟弟在醫院安胎時 你也不哭不鬧的住在外公家 記得你還很純真的問外婆說:下一次是什麼時候要去看媽媽呀?我都忘記媽媽長什麼樣子了! 再長大一點到了小學時 小學六年的課業完全不需要爸媽操心 記得在高年級時 那時 媽媽生了一場大病 你不是乖乖的在醫院陪媽媽 就是帶著弟弟住在外公家 把自己和弟弟都照顧的不需要大人操心 常常被稱讚像個小媽媽一樣 國中 對你來說是個惡夢的開始⋯⋯ 不喜歡體育的你卻進入了體育班 不負責任的班導 懶散的同學們 但又不想看到同學被處罰或連累全班都要出操 (最恨連坐罰了) 你只能努力的用好態度管理同學 同時也近乎維持好表現在所有人面前 你把當時的委屈憤怒難過等的情緒都自己吸收並壓抑著自己 開始學會偽裝 國二時⋯家庭開始產生了變化 爸媽吵架冷戰分局 你承擔了傳話筒和各自接收了父母對於對方不滿的情緒 也一起照顧了年幼的弟弟 記得嗎?那時候你超不喜歡回家 寧願在補習班待到22:00 因為你討厭家裡那時的氣氛、父母的狀態⋯ 漸漸的開始覺得自己的心情越來越不好 但也不知道為什麼 就自己默默忍受著繼續對外界偽裝 撐到了國三時 加上龐大的會考壓力 和白目輔導老師的因素 還有害你背罪過的同學 你爆炸了 從某一天晚上不知道為什麼哭泣後 每天在IG限動摯友發黑白文 每天每篇的文字都充滿了悲傷與自我厭惡 再加上會考的日子倒數著⋯ 你對自己越來越沒自信 開始無故的哭泣 沈重的無力感 漸漸睡不好 你其實已經意識到自己的異狀 卻不知如何求助⋯ 就算真的鼓起勇氣告訴媽媽後 雖然媽媽真的帶你去看醫生 但醫生認為只是青春期罷了 無需回診無需吃藥 也沒有明確的診斷 你放棄了⋯想著畢業後就會好吧? 離開這個惡夢之地我就會好起來的 你撐著撐著 真的到畢業了 你期待著高中的新生活會有改變 但⋯⋯ 你意外掉車尾的進入到菁英班 或許是龐大的課業壓力加上家庭的狀況持續 你再度爆炸 還好高中的輔導老師建議就醫後 你遇到了位好醫生👩🏻‍⚕️ 開始配合吃藥同事獲得了明確診斷是憂鬱症 那時你感到心中放下了顆大石頭 因為你終於對過去那樣無助無知的狀況有了解答 對自己說:原來我只是生病了 原以為這一切的惡夢該結束了吧! 卻怎麼也沒想到是開始了場更巨大的惡夢 2019、2020、2021、2022、2023⋯⋯ 從最初1顆藥不斷增加到最多一天20顆 自傷的狀況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大膽 2019的5月第一次住院後⋯到現在累積了12次 那次媽媽鬧自殺到現在和媽媽的關係仍然有個解不開的結⋯ 就算爸媽的關係終於離婚各自搬家 但父母與家人、同學、朋友、同事的不理解對待 你雖知他們無意 卻仍在人際關係中受到了好多的傷害 最後的你仍困在無止盡的黑洞裡⋯怎麼努力都看不見一點好起來的希望 這5年的狀況時好時時壞始終沒有回到正常狀態的一天 你也從抱著可能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希望到現在幾乎是放棄到覺得一輩子都不會好了 你想著⋯算了⋯就等到自殺的那天吧⋯⋯ 一起回放了這20年的映象 我知道你很痛苦⋯根本是痛苦極了 寧願死掉也不願再感到任何痛苦和不理解了 對啊⋯現在的我寧願死掉也不要再承受任何一丁點痛苦和不理解了⋯⋯ 我真的真的好累好累啊 除了自己和醫療團隊外 沒有人可以理解接受我真正的樣子 我只能不斷繼續的偽裝 如果這篇文當成我的遺書可以嗎? 我若真的有一天真的真的跨出了自殺的那一步後而真的成功了 我就能解脫了吧!我就能不再感到痛苦了! 我也不會再為誰帶來困擾⋯ 更不會有人因為我的狀況而討厭我了

1.4 k4
張韶玲實習心理師

實習心理師 張韶玲2023 年 10 月 3 日 3:58 PM

以柔您好 雖然我們並不認識,但我很佩服和欣賞你的勇氣,尤其是小小年紀的你,竟然需要花那麼多力氣面對這些困難。 生命好多難以掌控的事情,包括你的憂鬱、難以解決的家庭問題、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的痛苦,甚至連最親近的人都漸漸不願意接納你了。你多次因為痛苦想要結束生命,我想只有你能體會這種撕裂心肺的過程了吧! 旁人的不理解,幾乎是所有憂鬱症的病友需要面對的困難。這不代表你不重要或不值得被重視,反而,他人的不理解,代表的是他們從未經歷這些苦難,抑或是他們沒能力幫忙你。 真正能理解你的,就是那位從小懂事的你、努力維持平衡的你、希望一切好起來的你。無論別人如何對待你,都沒辦法改變你的價值,以及你來到這個世界的理由。 最後,謝謝你分享這些生命經驗。祝福你,希望送給你少少的文字,能帶給你一些溫柔和理解。 韶玲

原作者2023 年 10 月 3 日 11:22 PM

謝謝你~很意外真的有心理師願意回覆我的留言,是啊這樣的撕心裂肺的痛只有我能體會,還有這樣的困境我還真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束,我只希望我能找到對生命的意義和希望,我不怕憂鬱症可能要跟著我10年、20年,我只能慢慢努力的等待,等待好起來的時候。

2023 年 10 月 4 日 5:35 PM

看完你的文章是心疼的 我和你差不多年齡開始服藥 並且自殺過許多次 前兩天才差點從18樓跳下去⋯因為吃了60幾顆藥 隨便抓那種 也是人生中第一次被強制拖到救護車上⋯我是一個特別重視外表的人 那天 我的鼻子被撞了一個洞🙂 這些都沒有關係 真的 你的疼痛 你的憂鬱 你的壓抑 你的偽裝 所有的你 都是你 我覺得 沒有人一定要追求快樂 不一定是每天都快樂 那才是幸福 或許在某一些發生小確幸時 我們也能深深的感知這些小美好 不需要追求幸福快樂 那是社會大眾的框架 我不會告訴你加油或是要努力活下去 那都是你的選擇 並且我相信如此細膩的你會做出非常合適你並且舒服自在的方式 一定可以 的 他

原作者2023 年 10 月 5 日 12:13 AM

謝謝你看完真的很感動 我相信我們都能再小幸福當中找到活下去的力量和勇氣 一起往前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