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3 年 4 月 17 日 2:47 PM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有的那些病症

隨著漸漸了解了粗淺的知識,也根據以往的回憶和經驗慢慢開始懷疑我自己是不是有一點躁鬱症和分離焦慮 關於躁鬱症好像從小就有跡象。記憶中小學的我本身似乎是挺慢條斯理甚至常常會有發呆的現象,但又會在某段期間積極參與活動,完成作業的速度比誰都快,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連老師都會稱呼那個我是火星人的我。 一直到現在,不確定是心情活躍的時間還是憂鬱的時間占大多數。因為面對太多的變故無法適應,時常沒辦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一陣子一陣子的會出現瘋狂想改變自己而且照著當下瘋狂的計畫去走,但不知道哪一個時間點突然又憂鬱的想逃離所有事物,一開始的計畫全部停擺或甚至廢止。像一個循環一般每兩三個月又會重來一次。 關於分離焦慮,我覺得自己的感受實在太清楚了,本身就是一個很容易依賴對方無論是朋友還是伴侶,當情感上依賴起對方,我可能沒有辦法自主生活。以至於當感情似乎出現了裂痕,我還會做出兩個非常極端的行動。 其中一個是迎合對方,到失去自我的程度,我心裡明白對方可能不在乎,或甚至厭惡的程度,但越是如此我越害怕對方離開而瘋了般的去配合對方。我心裡明白這不是迎合是自私的想要綁住對方,但情感上我真的願意為了不被分離去付出一切。 另一個是直接斷開所有和對方的聯結,包含共同的朋友都刻意不再接觸。雖然心裡會希望對方可以回頭關切,但往往都不會收到回音。也因此真真正正失去了一段關係。 無論哪個行為都無法阻止關係結束的發生。於是又進入一段難以自處的歷程。一直到下次瘋狂的想法來臨,才終於回到可以無視這段分離的情緒。 我不太確定我以上說的可否佐證我自己懷疑的病情,也許小時候的記憶根本就是偶然。也許我只是不善於處理結束的關係。 我只是想確認,如果我是正常人,我應該怎麼挺過這關。 如果我真的有這些傾向,我究竟應該怎麼治癒自己,應該怎麼和自己相處

2131

鄉民2023 年 4 月 20 日 12:47 PM

其實綜合起來我覺得你需要的是一個有共同興趣的好友,可以一起玩的一個目標,來支持自己的計畫或目標,既不會像關在家中的媽媽只有小孩為重心一樣憂鬱,又避免在愛與歸屬感中只有單一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