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默2020 年 03 月 26 日 4:18 PM

主治醫師的防疫做的可真棒 :)

原本要安排住院,精神科病房。 今天去醫院,進去前插了健保卡看旅遊史、噴酒精、量額溫(36.3) 上去診間插卡等候,大概二十幾分鐘後護理師出來量體溫,右耳(37.7)、左耳(37.8) 嗯,過高了嘛。 這個月我回診了五次。 量了五次,那台耳溫槍量體溫從沒正常過,37.4 ~ 37.8 今天量到37.8。 醫師叫我先去掛急診,好,我去。 到了急診,護理師先幫我量體溫右(36.7)左(37.0) 急診室護理師一臉問號的說「沒發燒啊!」 打了兩通電話到診間,醫師表示就是要我先掛急診檢查。 好,現在非常時期,我去做檢查。 掛了急診,問診時急診醫師說「哎現在體溫過高的,都丟來這沒人要看」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 接著急診內部的護理師幫我量體溫右(36.6)左(36.9),體溫正常。 之後抽血驗尿,報告出來白血球數量正常。 急診內部的護理師再幫我量一次體溫36.4,還是正常的,沒發燒。 讓我去急診批價領藥後就能回診間。 回診間後,我在插一次健保卡報到。 醫生請陪著我的學輔中心的老師進去。 說了一陣子。 老師出來後跟我說,因為剛體溫過高,要住院量體溫他們也不會讓你住,護理師說最好隔離個七天。 我 :「那台耳溫槍我從來體溫都沒有正常過」(吼) 全部因為一隻從未量過正常體溫的耳溫槍在醫院耗了五個小時。 校方已經派了4個人來醫院,系教官、班導、心理師、學輔中心的老師。 因為一隻從未量過正常體溫的耳溫槍。 不能看診、住院,還得回家隔離。 怕犯法? 笑死。 原來會怕啊? 要說犯法早就犯法了好嗎? 我住校,不能回去宿舍。 半夜搭統聯,5個小時才能到家。 上車前36.3,體溫正常。 這一切到底夠了沒。 - 今天量了七次體溫。 學校x1 宿舍x1 醫院x5 因為那一隻耳溫槍我只能跨越台灣南北回家自主隔離七天。 誰能知道這件事有奪諷刺? 假設我確診會發生甚麼事你知道嗎? 整個 科大 要直接停課改成遠距教學。 會多出更多確診案例。 我只去過醫院、學校。 假日都在宿舍內看書沒離開過校園。 :) 還有原來醫生可以這麼做嘛。 就說句「在家至少要有一個人陪」就沒事了 我可還記得我今天是要來聊醫生您認真跟我提起、建議很多次的「住院」呢 而且貌似前四次回診時都直接談「自殘」「死亡」。 在我覺得我真的需要住院時說了這句。 呵。 誰能知道我聽到那句時心有多涼。 建立起的關係就這麼垮了。 無數次的非自主意識的企圖自殺、 我想像其他同學一樣所做的努力、 永無止境的負面想法卻還是積極接受治療,甚至解釋成「我完全沒有求生的慾望」 也許我該在這「居家隔離」後,以停藥的前提下繼續回診。 不治療沒什麼大礙。 曾经長達9年過著裝瘋賣傻的日子不算甚麼。 我現在還活著就是個證明。 就也只是等著下次「無意識的自殺」罷了。 我是不太知道我潛意識到底多想死啦:) - 壓死最後一根稻草真的很簡單。 不是學校一直以來對我的偏見, 不是班導長期下來的冷嘲熱諷, 也不是各科老師針對我的歧視, 更不會是舍監對我的不公平的對待。 就只是那個曾經也在我身上花了很多心思的主治 說了句「至少要有一個人陪伴」 對一個總想著方法尋死的精神病患, 真的需要你、第一次願意主動像你求助時, 因為一個未曾量過正常體溫的耳聞槍, 五個小時連面也沒見著, 就說了這麼一句話。 - 好,她的回答我接受。 曾對我說「在真的要自殺前先去找她聊聊,真的決定了那就去做吧。」 可畢竟,自殺是一個人的事情。 我原本就不把我的生命當作一回事。 再加上今天發生了這種事後。 :)

2594

2020 年 04 月 01 日 2:45 AM

你在D卡也發了一篇

原發問者2020 年 04 月 03 日 1:19 AM

呃…我沒Dcard帳號

2020 年 04 月 08 日 5:07 PM

太好了 你還活著 繼續努力的活著 自殺不是你一個人的事🌸真的🙃

孫莉晴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孫莉晴2020 年 04 月 11 日 4:10 PM

我看了很遺憾,我看到你終於鼓起勇氣的去依賴和提出需要,卻沒有被身邊的人好好接著,那又是你信任可以託付的人,這真是叫人難以置信。我覺得你真的盡力了,只想說這其實很讓人難過的,在這裡你不需要放笑臉,你可以生氣和難過的,還有找找就近的心理治療所,找人談一談好嗎?給自己和他人再一次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