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3 年 2 月 12 日 3:22 AM

父權主義的父親讓我活的很痛苦

從我有印象開始,我的爸爸就是一個生氣起來就非常可怕的人,他很常因為遇到不順的事情就突然遷怒打罵孩子。小時候的我比較乖巧,很少被打,但是看著長大逐漸叛逆的哥哥被打,我越來覺得爸爸好可怕,正常人怎麼會對自己的孩子下的去如此狠手。我知道「父母打孩子」這件事是正常的,在合理的教育範圍內,確實可以利用一些懲罰來規範孩子,但是我敢肯定爸爸已經超出合理範圍了,他幾乎用盡了一個成年男子的力氣去打孩子,而且在打的過程中,面目猙獰、臉孔扭曲,根本不像爸爸平常的樣子,我常常因為這樣被嚇到,導致明明不是我的錯卻哭的一把鼻涕,而爸爸事後卻又突然像是知錯了一樣的安慰你,事後也會突然變溫柔讓我覺得很噁心。有一次他打了我,我難過的跑回房間哭,哭著哭著就睡著了,朦朧中看到爸爸坐在床邊疼惜的撫摸著他剛剛打我的地方,我感到很可笑。也是這些原因我小時候就很害怕爸爸,甚至跟爸爸獨處時我會感到恐懼。 (舉例:國小一或二年級我偷偷跑出去玩,回到家之後爸爸很生氣,用力拽著我的衣領提著我打,後來他叫我一直跪在地上,晚上他便他自己去睡覺了,我到最後撐不住累倒在地,直到半夜我爸才叫我上床去睡覺。) 等到我國小五年級以後,我開始有更多的獨立思想,也會說出自己的想法,但是如果我說的想法爸爸不認同,他會覺得我在頂嘴,而我也免不了遭一頓毒打,從那時候我下定決心長大後要離開這個讓我恐懼的家。 到了國中,可能是我叛逆的心起來了,跟爸爸吵架我會辯論,而這麼做的後果是換來生硬疼痛的巴掌與拳頭,叛逆期的我學會用手擋住他用力揮下來的拳頭,通常到最後我的整隻手臂會佈滿可怕的瘀青,當時同學得知我的手是我爸爸打的之後,甚至驚訝的說:「天哪,這是家暴吧...」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家暴,我覺得也許是我跟爸爸辯論的關係。可是我的心態開始扭曲了,我發現疼痛可以讓我忘記讓我煩腦,我開始會用刀子割腕,從中也越來越無法自拔。 後來,我為了保護自己,我會還手,而爸爸會因此更生氣,打的更兇殘,男女性的身材差距太大了,爸爸的力氣也很大,他拽著我我根本沒辦法反抗。 (舉例:有一次爸爸在清洗機車,叫我拿肥皂,我只是問了一句:「要什麼肥皂?」爸爸卻突然生氣了,覺得我在跟他對著杠,我當時因為很不理解為什麼他突然生氣,所以我的口氣也不好,因此他更加憤怒了,開始打我,我無奈只能拿掃把防身,爸爸抓住掃把,最後掃把斷掉,他便用那斷掉的掃把打我,後來媽媽趕來勸架,平靜下來後爸爸強硬地叫我跪下,我不肯,一來我覺得我沒有錯,二來我覺得這不合理,可是媽媽也勸我快跪下,在媽媽的逼迫下我只能跪下,而爸爸也約定說我跪三個小時之後就不打我,我妥協了,然而時間一到,爸爸卻叫我繼續跪幾個小時,我很生氣,質問他為什麼說話不算話,於是又開始吵起來了,我媽又勸我退步,我只能不甘願的跪下,中途我爸突然站起來沖著我非常用力地打了一巴掌,那一巴掌,我覺得爸爸不只打了我,更是讓我的心也徹底對爸爸失望了,從那之後我們之間沉默不語了一段時間。) 講了這麼多,是因為我已經高一了,而我爸爸的個性還是照樣不改,因為這樣,我的哥哥非常討厭爸爸(以前爸爸打哥哥打的最凶),關在房間裡都不出來,他們倆關係很生疏,明明住在同一個屋子裡,卻幾乎不會見到面。我的媽媽很早就想離婚了,但她不希望給孩子一個不完整的家,她希望孩子過的幸福,而一直撐到現在。昨晚,爸爸又拿出父權主義的方式打壓我,我忍不了了頂嘴,他便說:「你怎麼跟爸爸說話的?你有資格嗎?」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積壓已久的情緒整個爆發出來,我怒吼著跑回房間,用盡全身力氣大聲的吼我這些年是怎麼活在他的陰影底下,我委屈的邊哭邊吼,爸爸還在門外面繼續罵我,我真的好痛苦,我哭的喘不上氣,一度很想一死了之,我認真的覺得,如果這個家庭妻離子散一切都是他活該,有這種爸爸真的很倒楣,他永遠看不到自己的性格有多麼的蠻橫無理,永遠要求別人退讓,換做是別人哪忍的了啊....

1.2 k1

穩穩2023 年 2 月 23 日 8:29 AM

我超級反感台灣的這種打罵教育 感覺是沒文化沒知識的人在做的 打罵教育完全不是對的 我爸以前完全跟妳爸半斤八兩 我是女生,他會打我巴掌打到流鼻血 也是跟妳爸一樣 只是一個句子的回覆就無緣無故說我態度不好 後來他出國我出國 見不到 我爸才完全改變 妳有能力也快點逃 沒辦法控制自己情緒 像小屁孩的爸爸沒資格當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