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8 月 11 日 2:29 PM

傷人的話

這是一位憂鬱症患者將日子細數的故事,可能是想自我剖析吧、可能只是想細數日常裡的事。 1.最近下班時,踏出門口後左拐便往YOUBIKE的方向去刷卡騎車回家。 事實上,胃部正飢腸轆轆的與我抗議為什麼要虐待自己——是的,我沒有吃午餐,基於種種因素,怪異堅持著這件事。 騎著腳踏車的我回想起這一整天的勞累,某一刻像不經意被光線照到,黑色影子悄悄從心口冒出,悄悄話對我說著【安慰我的話語、那些欺負我的人的壞話。】 這些都是日常,從一早再到下班,我曾以為霸凌會有一個盡頭,好比動漫、電視裡的反派突然反悔,明白自己這麼做、這麼說多傷人這件事。 可是沒有的,好像除了遠離開那裡,除了調節自己、說服怎麼去屏氣凝神、小心翼翼的面對外,好像....就沒有了。 【小時候總期望誰來理解、渴望有個英雄般的人物拯救自己,長大後明白世界是不公平的,所以的忍讓退讓的結果,從來是讓身處懸崖的自己一遍遍墜下、砸破腦袋,而後——明天再次上演。】 2.發作時會有什麼感覺呢?不外乎是更加陷入自己內心的小世界,不想受到外面世界的殘害,想閉上眼睛、摀住耳朵、掩住嘴巴,心中疲憊如同海浪襲捲... 面對工作時,無論多少的暴風雨,都只能默默的嚥下一口口海水,乾澀、充滿惡臭,大海早已被各種廢棄物污染。 航行的船承載著自己,迷失在海上,引擎早已損壞,老天從沒站在過自己身邊,屋漏偏逢連夜雨,海上的暴風雨從來沒有停過,一陣陣強烈的風刮搧著臉頰,猛烈的振浪把船摧殘的破爛不堪....。 【岸上燈塔不知道在何方,茫茫大海中竟是全無半點光亮,手中淋濕的火柴也無法點燃給予自己片刻溫暖。】 3.若是說起關於人性、惡意,我想我是個非常善於敘述的人,不外乎面對過,就在此時此刻、就在過去,到後來總會問起自己——「為什麼要活成這樣?」、「是不是不夠努力?」、「好累...」 曾幾何時,那雙曾會開朗彎起眼尾安靜笑著的自己,逐漸的、隨著時間——變得哀傷痛苦——然後再到了麻木自卑。 有時候,很想衝出去大聲問老天、問不認識或認識自己的人——「是我犯了錯嗎?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是因為不夠努力嗎?所以該承受這些傷害嗎?」、「是我太脆弱嗎?不能把這些事當作沒什麼嗎?」....可是啊,內心再怎麼激動後便會回歸沉寂。 【沒有人在乎這些,大家在意的是自己,生活不容易,別人的死活又如何,反正不是自己,我想如果是我自己也一樣吧。】 4.我喜歡喝酒,這不太算我的本意,只是因為在酒精催化下,我會感到輕鬆一點,心理負擔小一些,好像我不會那麼痛苦了,輕飄飄的看見世界上的美好,對明天抱持著沒問題我可以的態度,可以在睡下後不會夢到那些荒唐糾纏著的惡夢。 【可惜酒不能常喝,常喝就不能好好發揮作用,自己也需要有所謂的自制力,可每一天早晨的甦醒都是開啟惡夢的開始,多希望酒可以幫助自己不再痛苦、多希望酒能和我對話,在上班時就不會受到什麼話感到十分厭世了。】 5.其實,我還有公司的東西還沒弄,但卻沒有心力完成,所以拖到現在,明知道這份煎熬多麼難受,不該拖到這時候,但卻屢屢在下班以後再也沒有任何力量力氣去完成。 【希望結束的是什麼?希望結束的是一連串的痛苦,能夠好好振作起來該有多好呢,當然,明天還是要振作起來呢。】

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