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使用者2022 年 8 月 7 日 1:59 PM

四年來每天都很想死

高中讀書不夠努力,還因為壓力大看劇每天看到半夜逃避現實,高中兩年荒廢度日,花著父母辛苦賺的錢也沒好好完成補習班的課程,最後考試結果不理想,以往因成績而受肯定的理由不見了。 看到父母失望的眼神,親戚對我閉口不談的默契,以及不斷否定自己情況的開始出現在腦海,我逐漸有社恐的症狀,無法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越來越容易因為一點小事緊張、焦慮,剛開學就陷入低潮期,大學期間沒甚麼朋友,分組不敢說話、找組員沒勇氣行動,持續產生孤單感與缺乏安全感的情緒,玻璃心易碎,漸漸不願意面對人群。 在本身沒有專長,報告用的ppt跟word等電腦軟體應用能力很差,在這個資訊爆炸、科技興盛的時代,覺得未來沒有希望,這時開始搜尋關於死亡的訊息(高中時只有幻想自殺)。 煩惱延續至今已經兩年,除了準備報告與考試之外的時間,我沒有作學期規劃,整體待在宿舍看小說、看別人分享的自殺訊息,每天都會祈禱自己的死亡,荒廢度日至今已延續四年。 大學期間尋求過一些心理輔導的資源,學校輔導室、國家與公益團體的安心電話、找朋友傾訴。 輔導師說我不斷在問題打轉 他說「如果是因為人際煩惱就該主動跟人接觸,接觸後才知道對方好不好,不要一直排斥交流」 我覺得很害怕,不想被傷害,由其是班上的人,他們總默認我不存在,所以我只好當獨行俠,因心志不夠堅定而獨自悲傷寂寞。 他說「如果是因為課業分組問題,可以請教老師,跟他說明自己的情況,看有沒有解決方法,比如自己一組或幫忙分組」 每次分組我都很難受,曾主動詢問過遭拒絕,之後甚至退了一堂必修課,之後多了一個畢業煩惱,一直擔心重修的問題。並不是不喜歡分組教學或報告,而是當我面對人群自然就會恐懼,恐懼而逃避。 他說「如果是因為父母的期許,或許我可以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不要想那麼多,未來是自己的,可以找時間跟父母聊聊心事或生涯規畫,他們會理解你的,他們也很擔心你。」 其實一開始我怕他們擔心、增添煩憂所以沒說。最近我說了,他們說[你總要有一份工作,人際問題總要面對,出社會後就更不用說了]我知道他們再對我抱有期待,我也早就開始放棄自己了,早在四年前。今年暑假我盡量多分擔家事,多跟父母聊天,發現自己有想依賴他們的想法,很想所有時間都跟他們待一起。20歲以前幾乎都自己關在房間,而且平時他們很忙相處時間少。 儘管我知道他們沒有不愛我,我還是很想死。因為無能(生存技能)、無力(社交困難)、無助(對未來感到絕望)。 我想結束這份稱不上客觀理由的痛苦。 此刻我清楚認知到自己是依靠父母而活,我無法帶給他們想要的回饋,以至於我自己都無法獨自在社會生存,光上大學我常常有休學的念頭,轉念一想高中畢業、毫無專業的我能做甚麼,便繼續沉寂在校園中。 一個朋友說我負面情緒影響到他了,希望我可以停止訴說,我難過的同時更多的是愧疚,後來再沒說與他有類似的話題。 我早就知道我生病了。 這個病非醫療能解決,是心病,像思鄉之情,不過於我卻是以死而終吧。 思考死亡。 等待死亡。 期待死亡。 後來關注一些社會議題,對出社會一事感到非常絕望,壞人、惡意滿貫的情況無所不在,同事、上司、陌生人,可能本來不是惡意待人的人,後來因個人/團體遭遇改變行事態度,是因為對別人不好就能過得比較舒服嗎? 無所不在的冷漠也令人退卻。 我真的很玻璃。 如果我遇到任何不平之事,絕對會很想死,比如上課分組... 事情當然有大有小,只是於我來說好像都看不見解決之道。 況且,活得不好,活的不快樂,可說追求快樂也是一種壓力與奢望 沒有理由活著 當作是逃避吧 希望輪回可以赦免我的靈魂 人類不斷經歷各種事情而苦 為了牽絆,為了慾望,為了很多理由活著 。 然而更多的是本能,與對死亡莫名的恐懼。 無知是罪。我有罪,不論死活。 再兩年就要畢業了,下學期在學校找了一個工讀,是我第一次打工,我想嘗試做出改變(之前都悶在宿舍),預想很多可能被討厭的情況(沒能力、不會社交),還是希望突然出意外死去(夢想、願望)。 我努力尋找理由活著 我很想陪伴父母到老,但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那時候, 結束痛苦的方法好像不存在 人際孤立、經濟無法獨立、心裡疾病...

11.4 k7

小葫蘆2022 年 8 月 8 日 9:12 AM

在閱讀內容時,提及到的內容也因此回想起自己的過去 內容方面感覺很多時候是為了父母去努力、回應他們的期許,所以當沒有達到期望時發現他們失望的雙眼,內心痛苦以外,也會出現自我否定,長期就會開始往憂鬱、社恐這些問題發展... 能夠明白瞭解無法好好表達的情況,當面對其他人時的緊張焦慮,外加他們去默認自己不存在、主動詢問卻被拒絕,這些都是種種打擊、也是為什麼會更加退縮的原因 如果今天是一群人願意用善意接納包容你,情況一定能得到改善與轉變....輔導老師的話固然有部分道理,但有些話不是那麼容易,好比關於「人際關係的煩惱就該主動與人接觸」....在社恐情況下這非常不容易,就算鼓起勇氣,但被拒絕時,等於會更加退後害怕再接觸別人...對於擁有憂鬱症或社恐的人來說,一些風吹草動便足以撼動身心靈的狀況,導致更加不安、恐懼、心碎、悲傷等 而且如果可以,誰不希望擺脫像是迴圈一樣的過程呢?輔導老師指出的打轉在問題上...那便是因為有心理創傷、挫敗挫折、情緒相關,正因為長期下來可能求助無門、無法排解內心的情緒、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因此後來演變成某項病症纏繞在身上,久久不會離去、不是那麼輕易解決,甚至需要學著如何共處這些

小葫蘆2022 年 8 月 8 日 9:13 AM

明白那份想死的痛苦,正如文章裡提到的三無...那都不是短期能解決的事情,和別人不一定會願意友善包容的對待自己,所以在意識到時...內心每想到一次便是再次重擊,會想縮起身子保護住自己、也會想試著不去想這些,會希望有一個地方能逃避與解決那些痛苦就好了呢 而朋友的表示,雖然文中你說到難過和愧疚,但不曉得當你的負面情緒來襲時,會不會在想與其他朋友傾訴時想起這位朋友說過的話,所以會選擇忍下來不說或害怕自己說過多次也會再出現這種情況...當負面情緒出現時,你可以上來好好抒發一下 關於社會議題,通常所看見人的惡是沒有底線的,從過去歷史到現在有無數轟動的例子會去證明人性悲慘的一面,但世界上依然有善意的存在 人是複雜的,一個人身上出現的通常不會是純粹的惡或善,他們都是介於灰色地帶,偶爾偏向黑與白,這當中還會夾帶其他的色彩,而且再加上一個人因為身份不同、場合不同,呈現出來也不同... 社會上...或說當你踏出去家門後,更多是先懂得保護自己,有的人就像你所說的因為什麼去改變了,他們不一定都是因為看別人不好、自己才過得舒服,可能只是他們之間有牽涉到利益(錢或工作上的好處)、合拍情況下...所以他們便改變態度針對或漠視某個人被欺負的情況

小葫蘆2022 年 8 月 8 日 9:15 AM

例子:A同事和所有同事相處都很好,新來的B同事學得比較慢,也可能是其他莫名就看不慣的總總原因,之後A同事就開始針對B同事,在B同事眼裡A同事便是惡意針對自己的人,可是在其他同事眼裡A同事很優秀很棒,再加上關係和利益(如果出面說A同事行為不對,會失去職場中相互合作裡她的幫助等),而且A也不是針對自己,所以...有的人會為了證明也開始欺負B同事,而其他同事有的會選擇冷漠看不見,也有合理化A行為的人(因為B學得慢所以被欺負是理所當然的,而且又沒有動手腳毆打,社會上都是這樣,所以很合理。) 我不會覺得很玻璃,而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很多事情被合理化行為,當其他人知道後,很多會去以自己過往遭受過去比較,口中說著:「和那件事相比,那沒什麼大不了。」...也許是因為沒有罹患病、也不是人人會設身處地替對方想,所以後來心中更加孤寂落寞也自我懷疑 人類降生下來若是受苦受難,背後原因追溯永遠都會是因為「人」....努力活著的同時,還要消化對自己的攻擊、自我調整振作,努力撐過每一天,確實真的很累又辛苦

小葫蘆2022 年 8 月 8 日 9:19 AM

因此,才需要透過現實花錢買喜歡的東西讓自己開心好過點、也有透過網路去抒發、求助真正的諮商師等,這些...全部都在試著撐過每一天,讓自己摸在索如何前進時所受到的痛苦,去得到暫時的緩解,同時在生活中摸索出一套自己調適起來最適合的方法... 回應很多,但也不確定到底有沒有真正的環繞在軸心上 最後想對你說....雖然結束那些痛苦的方式還沒有,但可能在日漸成長中某一日思維的改變,讓本來會痛苦的點逐漸散去,也希望你在努力之中找到「活著」的理由,也祝福你去打工時遇到善良也好相處的人,因為這些善意是能夠使人得到信心、勇氣與鼓勵的

原作者2022 年 8 月 19 日 10:58 AM

謝謝你,熱情溫暖的網友,雖然我們不認識,但我確實收到你真誠的關心,很感動,許多詳細的觀點、鼓勵的文字。 真心感謝 雖然我今天仍無所作為,腦海再度有些自殺的畫面。 發現自己甚麼都不想做,只想死 不想努力 沒辦法努力的無助感與疲倦 人活著或許沒有確切的意義 僅僅是努力再努力地去適應社會 話少、反應變漫 我肯定自己正在逐漸脫離現實 我今天也好想去死 真的好怪 在床上哭著哭著 醒來又是新的一天 這真的好痛苦 沒有任何意義

不要放棄2022 年 8 月 19 日 11:00 PM

開心運動

小葫蘆2022 年 8 月 24 日 3:04 AM

這是可以明白的,腦中再度想像著自殺結束一切的痛苦 當整個人攤在床上時仔細感受,會感到呼吸吐氣時就很艱難,所有的力氣似乎都花在上頭,整個人像是動彈不得,從皮膚沿著進入到神經、再向下骨頭,最後向內滲透進靈魂探索時,發現正是從這裡透出很深很深的倦怠、無力感,這時候說不定連哭泣都是種奢侈 憂鬱症循環般的發生,那些沒辦法努力、沒有動力去支撐自己的能量,這些都能夠去明白 生活中還要去適應社會、人群,而憂鬱症的影響讓眼中的世界、接收的反應變得慢了下來,可能正因為如此,得到的反饋更容易會是傷透自己的回答...所以當痛苦到無法面對生活時,別太勉強 憂鬱症的你正因為太過努力,面對生活、面對別人的言行、面對父母,到後來承受時間太長,身心俱疲下太累太累了,經濟上情況允許下,還是以藥物+心理諮商去調整身心...當生活遇到什麼情況就將內心想法、遇到的事好好抒發出來,正因為一個人承擔好久好久,所以才更需要有其他人去陪伴依靠、傾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