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發問2020 年 02 月 26 日 01:20 PM

因為朋友不順遂而感到焦慮

我有一位認識了十年的好友,她的家境一直不是很好。 尤其到近期,待業中的她一直跟我說她積欠了多少房租,下個月要吃不了飯了,好想被車撞等等。 我們每個禮拜都會見面,不過每次見面她的負能量都很強。我知道生活真的太難過,她也沒辦法控制。只是最近我上班時想到下班要和她見面,就會焦慮到不行。 她的家庭複雜,導致她長期沒有安全感和歸屬感,因此即使我真的很焦慮,還是會與她見面,希望她至少不要覺得連朋友都沒有。 現在我面對她都會有一種莫名的愧疚感,覺得自己的運氣不錯這件事好像很不應該,也沒資格覺得工作很累很煩的樣子。 除了她的負能量使我焦慮以外,她的金錢觀也令我很煩躁。她很容易衝動購物,或者只想著把錢花在她認為開心的事上。 我曾經試圖勸導,但她會說「我賺的錢,你管我怎麼花」或者「我已經過得很慘了,不能開心一下嗎」於是我就放棄了,因為我根本無法反駁(囧) 前幾天她送網友東西花了100元,雖然這個錢真的很小,但總歸是能讓她好好吃一餐的金額。我聽到的當下真的煩躁大爆發,不懂她到底為什麼總要花錢在無謂的事上。 然後今天她接到一個工作婉拒,她跟我說心情很差,然後又亂花錢買東西。我真的覺得很煩,幫不了她,也說不了什麼,只能看她煎熬。

2245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2 月 27 日 12:30 AM

妳的朋友似乎有躁鬱症,鼓勵她去就醫,同時妳也要對她設立心理界線,才不會被她的負面黑洞給榨乾。

原發問者2020 年 02 月 27 日 05:21 AM

醫師您好,她已經有就醫並服藥了,其他朋友是說她的負能量有降低。 但也許因為比起其他人我跟她的接觸更頻繁,或者因為我本來就有焦慮症所以更敏感,我不認為她服藥有什麼變化。 我不知道該怎麼對她設立心理界限,總會覺得對不起她,在艱困的時候,沒能身為一個好友去陪伴她。 而且比起她的情況,我的焦慮就只是很小很小的事。 我知道這些想法都只是在給自己壓力,但又無法跳脫出來。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2 月 27 日 10:51 AM

例如,當她說欠房租、下個月沒飯吃、失業、亂花錢⋯⋯等等時,妳可以自我揭露:聽到妳的遭遇我很難過也很內疚,妳希望我怎麼幫忙妳? 另外,妳可以設立物理界線,原本每天晚上都要見面,可以改成一個禮拜一次或者是一個月一次,等到妳感覺舒服了,妳可以再調整見面的頻率。

原發問者2020 年 02 月 27 日 05:11 PM

好的,謝謝醫師的建議,我會試著這麼處理的。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2 月 28 日 05:36 PM

如果互動變得比較舒適了,記得上來回報喔!鼓勵其他人相信,這麼做真的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