菈菈2020 年 02 月 23 日 12:04 PM

請問該怎麼回應父母

我是一個女生,已經出了社會目前有了穩定的工作,最近因為父親的一句話,我心裡難受,我也清楚對父親表達了,因為他的言語我受了傷,父親的回應是他只是開了玩笑,若爾後的玩笑他開更大是不是他還要受更大的氣,一直表明他是父親,覺得我在擰死他,我對他的態度不應該是這樣的。 玩笑是:爺爺每天都頭很痛,原因就是因為過年的時候收到她孫子包的紅包,放在枕頭下。 我的解釋:爺爺因為糖尿病身體每況愈下,再加上其他觸發疾病,整個人身體非常不舒服,我不希望爸爸拿健康開玩笑。 然而,這樣的心結就起了做用,原想過完年在台北好好工作,等心裡平覆了再打回家,暫時覺得父親的講法自己不能接受,一直用父親可能自己喜歡別人這樣開他玩笑緣由來帶過這件事情。 直到,有一天我的母親,傳訊息說,某人在等你的電話的時候,我就覺得該怎麼去面對自己的父親,還是硬著頭皮給自己父親打電話,短短的20秒通話,全然只有有事嗎?沒有事情,好,掰掰。 之後,過了10分鐘,父親再打過來,説到好,這次真的有要找你了,你老實說是不是還對過年的那件事耿耿於懷,我説,是有疙瘩在,但您不是説只是玩笑嗎?我只能跟您説我不希望健康的事情拿來開玩笑,他説那為何過年到現在都沒有打電話回家,我説很忙事情很多,父親就說就是因為這件事情,你自己門心自問,而我也說要不,您在意的話,我爾後每天打電話回家,父親又說道不用,有事情再打回家,我也說嗯..但沒有事,您能不能告訴我我必須怎麼做您心裡才會開心,最後被怒吼一聲隨便你,就被掛掉電話。 母親也在隔天傳了以下的文字給我,小姐鑽牛角尖鑽出沒提醒你問候,你來個反攻爸爸不是你的情人喔,他是你爸爸他無意開玩笑說了你,不喜歡聽的話說明說清楚就好,不需要這么槓上吧!你娘都不舒服傷心的是你媽媽,能做一家人是緣份人一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珍惜在一起的時候古人,常說子欲養而親不在不要讓自己,後悔。 其實,我被他的怒吼震醒了,我的童年,或許父親覺得只是教育小孩,然而我只是覺得在地獄般生活,父親工作下班,一同在飯桌上,父親喊著拿碗筷過來,若是孩子一臉不願,就是一番毒打,碗筷會先飛過來砸地,導致後來吃飯的時候我們家小孩誰也不敢坐太久,父親再問話,下來也是毒打一頓。 曾經,我也有偷同學零用錢的行為,因為我沒有零用錢但是肚子又很餓,無法忍受飢餓的狀況下,偷了錢,後來我母親覺得我很丟臉。 每天告訴我,不應該生我,生我沒有用,只是來讓她受氣,因為我的關係導致他們夫妻關係不好,每天我問她什麼,她都當我空氣一樣不存在,並告訴我妹妹成績好,又會幫忙做家事,我什麼事情也做不好,不完整,這樣的冷暴力關係下來漸漸的我也不愛說話,因為成績不佳,父親帶我去看精神科,因為還小不知道為什麼成績不好就要被帶去看精神科,只是覺得或許我的行為很不應該,還吃藥,可能自己真的生病了! 然而,藥體只是讓我覺得每天提不起勁,上課更是渾渾噩噩,下課後,會因為成績,或者臉部表達不悅的狀況下,被父親打,更是記得曾經有一天只是在車上與弟弟起爭執,整個人被拖下車,到外面正在蓋的水泥工地打,膝蓋滿是血,還有右邊的大腿凹陷一個洞,現在會因為季節換季整條腿麻痛,是用鞋耙打的,瘀血好了就這樣了,手臂也有一條疤痕,其實很多疤痕我都忘記是什麼原因留下的,只記得他說,就是要在身上留下印記,這樣才會知道犯錯了什麼,明天上課穿短袖,讓所有的同學都看到,甚至還有請剪頭髮阿姨把我的頭髮剪成男生的短髮,説這樣不引響成績,我很沒有自信,可能這個原因成為班上排擠的對象,所以一直以來都在規劃如何離開這個家,沒有溫暖的家。 大學期間發現自己,有語言無法正常表達問題,無法跟同儕相處,容易緊張猜想,也沒辦法正常心態去點自己想要的餐點與打電話,或者正常表達自己,這樣的懦弱我自己都覺得很困擾。 直到,遇到一個伴侶,建議我主動面對人群,首先從打工開始,其實跨越真的很難,他教會了如何建立自己的自信,如果提升自我價值,相信自己做的到,是的,我成功了!我努力變成一個正常的人,但是,也因為最近的事情,反思的自己發現兩個人相處情況下,某些行為會與自己父親相符,會去約束另一半一定得百分百照自己的意思,我不想變成自己也討厭的人,想好好珍惜這段感情。 想知道我該怎麼回答自己的父母,對於他們的傷害,出社會回家一直在演一個順從孝順的孩子,把過去他們的一切視為可能只是教育,然後現在想的過往,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去回應,我覺得若自己再回去那個世界,很像又扭曲了自己,選擇徹底離開,還是回去面對,猶豫不定。 謝謝您撥空看完這樣的故事。

3035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2 月 27 日 12:03 AM

心理師還不太懂這個玩笑跟妳的連結是什麼?讓爺爺頭痛的紅包是妳包的嗎?爸爸是嫌棄這個紅包太小包、用這個包裝成玩笑來揶揄妳是嗎? 如果是這樣,妳的回應就應該是: 爺爺頭痛是因為他兒子不但沒包紅包,還眼紅孫子包紅包。 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原發問者2020 年 02 月 27 日 10:47 AM

頭痛的紅包是我包給爺爺的,父親自己有包紅包給爺爺。 其實,我也不太懂這個玩笑,只是覺得聽了很不舒服,事後父親是解釋,最後他有説爺爺是因為紅包放在枕頭下,每天想不知道怎麼用才頭痛。 但我私下問過弟弟妹妹,父親根本沒有説這句話,然而媽媽是說有說,但是媽媽時常附和爸爸的謊言所以,已經是沒有辦法相信。 這件事情我可以用父親跟開玩笑來彌補這個傷口。

原發問者2020 年 02 月 27 日 10:48 AM

現在理不出的是,其實我28也不小了,遇到事情父親還是以小時候暴走化軍事打罵教育,我已經理智微笑跟他嘗試溝通,卻回答我不要把他當成試煉對象,他是我父親,不應該這樣對他。 在我的心中充滿無奈,以及無言以對,什麼事情都用情緒處理,這樣完全沒有辦法溝通,一直覺得要順他的意思才是孝,況且這樣的情況下根本不敢回家,已經沒有辦法再接受身體上受傷害,而母親又覺得一家人是緣分,不要等到死後才後悔沒有孝順。 謝謝您的回覆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2 月 28 日 12:10 AM

「男人」另外一個名字叫「難人」,每個無良爸爸內心都住著一個殘暴的小男孩,世界上第一個男性手足相殘的悲劇就是該隱與亞伯的故事,試想,該隱長大結婚生子之後,這個家庭會長得甜蜜又可愛嗎? 如果男性沒有修通自身的陰影與脆弱,是永遠長不大的,只要人生每遇到一個坎,就會失足陷落。爸爸的人生,他也只能自己去扛,每個人都在等蓋棺論定的那一霎那,妳可以想想在那一霎那,妳會怎麼去定義妳的父親。 他也可能是因為很驕傲妳包紅包給阿公,不好意思說,而用很奇怪的方式表達出來,畫虎不成反類犬,難人嘛,就是不太會說話的,妳不用每句都

張銘倫臨床心理師

臨床心理師 張銘倫2020 年 02 月 28 日 12:11 AM

跟他認真喔! (好像有字數限制,所以分兩則)